天边的菓子

不会弃坑的(╥ω╥`)

【胜出】你是我的梦09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视角切换请注意:D
#前文请戳这 01~03 04 05 06 07  08

09.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平静了十五年的生活在此刻遭受到了暴击。

一如往常地路过公园,看到不远处冒出来的滚滚浓烟后,便一如往常地想凑过去看看英雄作战的风姿。虽然他是个无个性,但多少也希望那个精彩的世界能离自己近一点。

而就在这么一如往常的日常中,他第一次碰上了不同寻常的事情。

——公园角落的长椅上躺着一个人。
虽然那个人一副被蹂躏过度的样子,但还是不妨碍绿谷出久注意到他身上那件残破的雄英高中的校服……还有那朝气蓬勃的头发。

不会是刚与敌人作战然后被伤到了吧?而且现在还下着雨……

撑着伞走近对方,在看清对方的脸后,绿谷出久皱起眉,这不是……

却不曾想被他直愣愣盯着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欸?!

绿谷被吓了一跳,回想自己刚才无礼的行为,他手足无措地问了句:“没事吧?”再附带一个自认满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但是对方的反应却让他有些看不懂。

“废久,你就这么喜欢看我狼狈的样子吗?”

赤色双眸里深藏的情绪在翻滚,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第一次有一个人会对他报以如此沉重的期盼。

可他担不起这种渴望。

刚想问“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绿谷出久就发现自己被对方拉入怀里,紧紧抱着。

然后这个抱着他的人一脸嚣张地对他说:“老子是爆豪胜己!”

猜想应验。


曾有两个人在绿谷出久平平无奇的人生中刻下了深刻的痕迹。

一个是和平的象征——欧尔迈特。另一个,就是爆豪胜己。

前者让他拥有了梦想,后者让他认清了现实。

作为一个没有个性的人,绿谷出久只能惴惴不安地保护着他想要成为英雄这份无法言说的心愿,然后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热情和努力。

只要是能亲眼看到的战斗,他都会第一时间奔赴现场;只要是那些颇具实力的职业英雄,都会在他那堆《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的笔记中留下记录。

可还是没有用。

个性带来的差异不是光靠努力就能弥补的。绿谷出久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却还是舍不得放弃。万一下一秒就出现转机了呢?


直到那一天,他亲眼看到眼前这个名叫爆豪胜己的少年在职业英雄们束手无策的时候,拼命抵御着淤泥怪的侵蚀。

其实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英雄吧。

如果换成是自己,绿谷试想,或许早就死了。

然后他就这样隔着人群,隔着被高温扭曲的空气,看着对方成功脱困,最后敌人被职业英雄们联合制服。

完美的结局。

而自己刚刚居然会有一瞬间想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

幸亏被挡住了。绿谷出久感到无比庆幸。否则没有力量的自己只是凭空添乱而已。

整理好心情,把手中的笔记本塞回笨重的书包,安静地从人群中退出这场狂欢。

年少时的梦想太过遥远,也不切实际。既然努力了这么久都抓不住,那是时候放手了。

「我也要成为像欧尔迈特一样的英雄!!!」

绿谷出久忽然想回到过去,然后摸摸那个小孩子的头,说:“你做得很好。”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坚持了,对不起。


他再一次看到爆豪胜己,是在电视上,雄英体育祭的转播。

强大、潇洒、凌厉。

就像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毫不畏惧地斩灭一切来敌,拉开了属于下一代人的序幕。绿谷出久也终于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

爆豪胜己。

在这个人身上,我能看到自己的梦想。

于是他开始有意识地留意爆豪胜己的一切,甚至重新翻开了被他废弃的《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就像一个小心翼翼的守宝人,将发现的宝藏封存在心底。

“绿谷君……还真是喜欢爆杀卿啊。”

偶然间被身边的人发现自己在做关于爆豪胜己的战斗分析,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不能算是喜欢……我只是憧憬他而已。”


然而现在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憧憬对象正抱着他不肯撒手。

苍天饶过谁。

“原来你就是爆豪胜己吗?!就是那个……”绿谷出久只能磕磕巴巴地用自己的碎碎念来掩饰内心的慌乱,可还没等他平静下来,又听到了惊人一语:

“我现在没地方可去,你带我回家吧。”

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能够变换容貌的敌人了。
那句“这样不太好吧”被对方迫人的视线堵在喉咙里,绿谷为难地看向爆豪,“爆豪君怎么会没地方可去?”
“叫我小胜!爆豪君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称呼!废久你别恶心我!”

得来的却是这样一个不明所以的答复。

……还有“废久”又是什么鬼???

长久的僵持之下,绿谷无奈地败下阵来,“就听你的吧,小胜。”

这声熟稔的“小胜”让两个人都是一愣。

“爆豪君我我我不是……”
“让你叫你就叫!啰嗦什么!”

没有留意到爆豪眼中的失落,绿谷轻轻挣开爆豪的手,站起身,“那就请多指教了,小胜。”



两人并肩,撑着同一把伞。

雨势渐大,敲击在伞面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伞下是一片沉默。

如果忽略掉之前发生的一切,爆豪心想,现在倒与以前没什么不同。

余光瞄到绿谷出久抬得有些稍高的右手,爆豪皱眉,“把伞给我。”

“啊?”绿谷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手中的雨伞已经被抽到爆豪的手里。

“可是小胜你手上还有伤。”爆豪左手上的红肿让绿谷有些心疼,“我没……”

“我的伤还轮不到你来关心。长得矮就少说两句。”话虽是这么说着,绿谷却意外地觉得对方的心情好像还不错?

漫天大雨,一下就不再停歇。两个少年一同走向回家的路,伞下零星的对话被淹没在雨声里。

TBC.

我是可爱的小剧场——

“我的伤还轮不到你来关心。长得矮就少说两句。”

绿谷捂了捂胸口,万箭穿心。

(准备开启下一个阶段啦(*´∇`*)终于给我憋完了这一章orz

评论(16)

热度(63)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