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你是我的梦11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今天的,很日常……
#前文请戳这 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爆豪胜己,一个作息时间规律,睡眠质量奇高的少年,在距离他标准起床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硬生生被热醒。

“……”

绿谷出久的床不大,但睡下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所以爆豪胜己更加想不明白,足够的位置,分 开盖的两张被子,到底在昨天晚上经历了些什么,才能让眼前这个混蛋像个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缠着自己。

缠得还挺紧。

爆豪挣扎了一下,想把身上这个放肆的家伙扒拉下去,无果。

试着闭眼睡回去,可是身体已经被强行唤醒,静静躺了五分钟后脑子的思路反而更加清晰,“我靠啊……”

“喂,废久。”伸手拍了拍绿谷安详的睡脸,没醒。

“唔。”绿谷的眉毛动了动,手中被子的触感好像有些不对劲,温度有余,手感却不足,总觉得硬邦邦的……于是就凑得更近了一些。

他把头枕在爆豪的肩膀上,蹭了蹭,成功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地方,满意地舒展了双眉。

呼吸就像温柔的潮水,在爆豪的耳边一涨一落。

自从绿谷失踪以来,直到今天对方肆无忌惮地趴在自己身上,他能够轻易地用手把这个蠢货抱住,爆豪才允许他在面对着这个诡诞的世界、不知藏身何处的敌人、身边记忆紊乱的同伴的同时,把心落到实处。

就像上一次他听到废久对他嘶喊:「唯有认输这种话,我不想听到你说出来啊!!!」

真是个可笑的依靠。



爆豪偏过头看向绿谷,圆圆的脸有一边因为靠着自己被压得有些扁,但另一边就显得肉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戳一戳。

“我就忍你这一次。”狠狠捏住绿谷的脸,本想认命等到绿谷自己醒来的爆豪意外地收到了对方的回应。

“早安,爆豪君。”

声音闷闷的,还有些沙哑,这是刚苏醒时特有的迷糊和慵懒。绿谷的眼睛还没成功聚焦,飘飘呼呼的绿色双目却已经盛满了细碎的阳光,带着清晨的第一抹微曦向你问好。

整个人就这样被这一声“早安”给填满当了。爆豪精神恍惚,下意识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然后接下来那声“爆豪君”硬生生把他拽回现实,差点听得他反胃。

“醒了就赶紧给我滚下去!”

“……欸,欸?!!!!”

绿谷出久成功看清了眼前的“被子”后,像一只浑身炸毛的猫儿扑腾一下滚下了床,速度快得连爆豪都没来得及把他拉住。

“爆爆爆爆爆豪君?!!!”手脚并用地往后退远,绿谷觉得自己脑子里炸开了一场绚烂的烟火大会,五光十色恍得他回不过神来,“爆豪君怎么会睡在我床上?!不对我怎么会睡在我床上?!昨晚我明明睡在沙发上的啊?!我不会梦游了吧可是以前也没有这种情况难道说……”

左一个爆豪君右一个爆豪君,爆豪的脸黑了黑,“废久你要是不想被我炸出去就马上闭嘴!”

要完!

绿谷坐在原地双手捂住嘴巴,开始头脑风暴要怎么和爆豪解释自己睡相不好这件事。

就在他组织语言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双手忽然从他的腋下穿过,像抱小孩一样将他提起。

“爆豪君?”

“叫我小胜!”爆豪勾起手指轻轻地在绿谷头上敲了一下,“昨晚是我把你从外面拖回来的,也不知道你在自己家里做那种可怜兮兮的样子要给谁看?!”

“快给我找一套能穿的衣服,再磨磨叽叽我绝对打爆你!”

“嘭——”门被重重的关上,看样子爆豪是先去洗漱了。

绿谷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站在原地,好一会都没有动。

“小胜……其实很温柔啊。”


“丢掉!”厨房里传来爆豪不容置疑的命令声。

“绝对不可以!”绿谷大张双臂,挡在满是杯面的冰箱前,一脸决绝。

“废久你别逼我打你。”爆豪眉角抽了抽,冰箱里成山的杯面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他的耐性,“堆这种垃圾在冰箱里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小胜你要考虑一个不会做饭的人的生存问题啊!!!”绿谷毫不示弱地反驳。

“只是暂时不记得我了你就这样目中无人,两个大男人要靠杯面活下去你不觉得羞耻吗?!!都说了饭我来做啊你个废久!!”

“小胜你!……我!”绿谷圆圆的眼睛睁大,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一样,“噗哈哈哈。”

爆豪以前几乎没有看到过绿谷在他面前笑得这么开怀,眉心一皱,不作声。

“小胜,”绿谷放下手,后背靠着冰箱柜门,脸上又挂起爆豪所说的“傻乎乎”的笑容,“小胜的厨艺很好,我昨晚就知道了。但是,你总不可能一直在我身边吧?”

“小胜是很厉害的英雄,总有一天你的生活会回到正轨的。虽然我也不懂为什么现在小胜会在我家……”

自顾自地在说什么啊,废久。什么叫「你总不可能一直在我身边」,这是什么屁话?!

“丢掉。”

听到这个回答,绿谷苦笑了一声,“所以都说了小胜……”

爆豪忽然抓住绿谷的手腕,拉着他往家门外走。

“诶?!小、小胜你要带我去哪?”

“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啊?”

“啊个鬼啊!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我们现在就出去买!回来我做给你吃。”

爆豪不容拒绝地扯着绿谷独自走在前面,绿谷跟在后边看着爆豪,恍恍惚惚间,他觉得自己以前就是这样一直跟着对方,这个身影他已经看过了很多很多次,熟悉得好像两人早已相识多年。

「我要做的事仍旧不变,唯有追逐他的背影。」

这是我说的?

脑海里忽然响起了自己的声音。

可是,怎么可能啊……

TBC.

我是可爱的小剧场——
绿谷出久成功看清了眼前的“被子”后,像一只浑身炸毛的猫儿扑腾一下滚下了床,速度快得连爆豪都没来得及把他拉住。

“爆爆爆爆爆……”

迎来的是爆豪有力温暖的双臂,爆豪红着脸,目光明显没放在绿谷身上,“抱抱。”

(ummmm感觉自己写的日常好水啊……会有人看吗……

评论(1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