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不会弃坑的(╥ω╥`)

【胜出】你是我的梦16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完美避开七夕√本章爆字数请耐心食用♡
#前文请戳这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于是第二天——

少年少女,嘻嘻笑笑,打打闹闹。

爆豪胜己提着装满猪排饭的食盒,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种可以当作素材写进作文的青春画卷。

我去你妈的青春!

绿谷从床上坐起身,丽日贴心地给绿谷的后腰处添了个枕头,让对方靠得舒服些。两人相谈甚欢,不知道聊到了什么,一同开怀大笑。

偏偏阳光正好,还为这样的画面镀上了一层美丽的光晕。

“……”

可以啊废久,对我就耷拉个死人脸,对着大饼脸就笑得这么开心???

一脚踹向医疗室的门,爆豪努力回忆自己国中时期大摇大摆的走路姿势,不可一世地走进病房。威风凛凛,霸气侧漏,如果他没有提着一盒香飘四逸的猪排饭的话,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可能还会再上一个台阶。

“爆豪君!”
“小胜!”

冒着星星眼的闪光笑容×2

“……”

“这个食盒!专门为小久做的吧!”丽日主动站起身,让爆豪坐在椅子上,对着绿谷翘起拇指,比划了一个“加油”的手势,“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啦!”

“欸、丽日同学……”

“啧,走都走了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那种恶心的眼神……真让人不爽。



“那个大饼脸什么时候来的?”爆豪打开食盒,准备自己的投喂工作。

绿谷这几天反抗无果,早已适应了爆豪的喂食服务,他凑过去咬住勺子,看着这个角度显得异常温柔的爆豪,含糊不清地道:“昨天……你走了以后。”

趁虚而入?!

不过话说回来,废久好像一直就和那个大饼脸关系不错。

很久之前绿谷和丽日搭档把他整了一顿的黑历史还历历在目。

……明明只是个废久!

“唔,好吃。”绿谷眯着眼,像午后窝在沙发上刚睡醒的小猫,捂着嘴嘟囔。让人忍不住想要戳戳他还没褪去婴儿肥的脸。

爆豪也确实这么做了,还捏了一把。

房间里一片静谧,你喂,我吃,倒也相安无事。前几天可怕的沉默似乎因为绿谷昨天的一句“我要吃猪排饭”轻易地不见了踪影。

浮光流转,光影飞掠,记忆在碰撞中交融,从模糊到清晰,再到现在他们两人静默相对,爆豪胜己端坐在这里,喂绿谷出久吃饭。眼前的画面照着他们晦暗的过去,令爆豪的世界变得明快了许多。

“小胜,我们以前是怎么相处的?”

他问的是“我们”,不是“你和他”。

爆豪意识到了这一点。

心想着大饼脸那家伙还算有点用,他答:“我欺负你,你在后面追着我。”

“……”

“没了?”

“没了。”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比如怎么从关系不错到相看两厌,比如怎么从争锋相对到各自包容,比如怎么从厌恶到了解到喜欢……可想想还是算了。反正他即使说了,也总是说得不甚好听。

把最初自认为美好的东西拎出来,也只剩下这句话。那些迷茫的坚定的、懦弱的果敢的过往随便怎么形容都无所谓,只要你还在后面追着
我就好。

这样就够了。



“我以前,肯定很喜欢小胜。”当然现在也一样。

一个出乎意料的回应。

死死盯着绿谷的眼睛,爆豪想从中看出些什么。可他发现他看不懂。

里面深藏的,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情绪。

“把你当作目标而追逐,真是现在的我不敢想象的事情。”

声音终不可闻。

爆豪皱起眉,伸出手撩起绿谷的额发,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这句话很恶心,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一起变强吧,废久。”

绿谷微怔,平缓的心率在一瞬间便不受控制猛然加速。他张了张嘴 ,那声“好”就像一根刺哽在喉间,无论怎么拼命都没有办法说出来。甚至有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已经鲜血淋漓,血腥味直往上涌。

偃旗息鼓。

“不可能的,小胜。”绿谷终究想不明白自己在说出这几个字时为什么平静异常。

也许是因为这个既定的事实他早已接受,所以哭不出来了?

“我说过我不想再说第二……”

“我没有个性!!!”

仿佛一个骤停,爆豪发现有什么东西开始烧了起来,热度一点点地攀升。啊,他知道了,是他曾经使用过One For All的双手。

「我知道,两种个性的融会贯通是件很困难的事。」

「你自己想想,我都为你处理多少次这种伤势了?!!」

「你一拳轰爆那个0分假想敌,还真是闹出不小的骚动啊!」

「说到这个,感觉爆豪君的个性一直以来就不太稳定呢。」

「之前也因为使用个性骨折过好多次了。」

那些人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

极热到极致,就是极寒。

冷到骨头缝里都传来阵阵疼痛。

“小胜,你别为难我了。”绿谷弯起嘴角,仿佛在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心脏猛地往底下坠,垂死挣扎一般,爆豪终是骂了出来:“妈的废久你这是什么表情?!!你笑什么啊?!!!”

“当英雄这件事情我已经……”

时光逆转,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绿谷站在原地看着爆豪独自一人从淤泥怪的纠缠下成功脱困。巨大的舞台,周围都是黑的。灯光只洒落在被职业英雄的赞誉声包围的那个少年身上。

「其实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英雄吧。」

当年的绿谷出久背着笨重的书包,从人群中转身离场,来到现在瘫坐在床上的绿谷面前,“你不是早就认清现实了吗?”

是啊。你说得对,我早就认清现实了。

「我也要成为像欧尔迈特一样的英雄!」

“当英雄这件事情,我已经放弃了。”

终于……

终于说出来了啊。

绿谷平静地与爆豪对视,脸上并没有兴起任何波澜。

如释重负。




不对……

不对……

头脑恍惚了一下,爆豪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世界上本来没有绿谷出久,他站在黑夜里,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

他是小小年纪就独自从淤泥怪手中脱身的天才,爆豪胜己。

他是被欧尔迈特选中,One For All的第九代继承人,爆豪胜己。

他是入学考试以137分碾压众人的新生第一,爆豪胜己。

他是在体育祭夺走焦点,当之无愧的冠军,爆豪胜己。

……

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绿谷出久。因为爆豪胜己已经把他取而代之。

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爆豪扣住绿谷的肩膀,将对方压在自己身下,他把头靠在绿谷的颈窝里,虚脱似的闭上了眼。

“是因为我吗。”

绿谷没有吭声,然后他发现有一股湿意从他的肩膀处蔓延。

“因为我没有个性,仅此而已。不当英雄,只做个普通人其实挺好的。”

“没有个性……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就连最后的一丝奢望也没有了。

爆豪嗤笑了一声,手指轻轻抚上绿谷的脖子,感受着温热皮肤下的脉搏,如此鲜活而真实。

“小胜……”

“谁他妈允许你学废久那个白痴用那种恶心的称呼来叫我?”耳边的声音轻而弱,如同情人的呢喃。

可其中凛冽的杀意让绿谷浑身僵硬,瞳孔微缩。伴随而来的,是脖子上硝化甘油辛辣而带着甜意的气味,表层的皮肤已经轻度灼伤。

“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那个混蛋是有多想当英雄。”爆豪慢慢撑起身子,却未曾放松扣在绿谷颈动脉上的手,“你知道吗?他当年还没被欧尔迈特选中的时候,就真的天真到要以无个性的身份去考取雄英高中。”

突然的变故让泪水在绿谷的眼眶里凝聚,他开始觉得呼吸困难,可视的景象渐渐模糊,“所以……所以我之前就说过,爆豪君你找错人了……”

“你也觉得奇怪是吧?那个废物怎么会这么不知好歹?!怎么会有人傲慢到这种地步?!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是绿谷出久。”

老子才会喜欢他。

爆豪扫视着身下的赝品,目光如刀,“你到底是谁?!”



长久的沉默。

终于,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这样的表情出现在绿谷的脸上,浓浓的违和感呼之欲出,“爆豪胜己,我真的想不明白,你究竟还有什么不满的?”

像是感受不到颈脖的痛楚,“绿谷”继续说道:“你讨厌绿谷出久,我就抹掉他的存在。你想做压倒性的第一,我就为你加上那顶无上的冠冕。你崇拜欧尔迈特,我就让你真正成为他的继承人。后来你反悔了,又想让绿谷回来,我就又精心安排那场浪漫的相遇。你说说,我对你多好。”

恍如水杯摔到地上,身下的病床、窗边的百合花、再到整个医疗室,周遭的一切逐渐破碎崩塌,黑暗中,只剩下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两两相望。

“后来我才发现,你这个别扭的人原来喜欢绿谷,又不肯主动表白。喏,丽日御茶子这么可爱的女孩我都出动了。你现在却掐着绿谷出久的脖子,毁掉了一切。”

“绿谷”的脸变得狰狞而凶狠,“你到底想要什么?!!明明按照我的安排,今天你会和绿谷互相坦明心意,然后顺理成章的在一起!Happy Ending!多完美!可是你为什么要毁了它!!!”

“废久在哪里。”

“你毁了这个美好的世界!现在还来问我……”

“你他妈快告诉我废久在哪里?!妈的老子待会就炸飞你让你滚去和这个世界陪葬!!!”爆豪生怕自己忍不住就一个爆破炸死眼前的蠢货。

而刚才还作癫狂状的“绿谷”此时却安静了下来,面带微笑。他吃力地抬起手,指了指爆豪的胸口“bingo!问得好!”

“感谢你这么多天来真诚而又伟大的信赖。英雄人偶,应该死透了吧?”

TBC.

就问一句你们看得爽不爽!!!天辣一切的脑洞都是从这里开始的终于给我写出来了!!!(仿佛下一秒就能完结(:3[____]

评论(2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