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你是我的梦18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悄咪咪地放一章,时间线切换请注意!
#前文请戳这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三天后,我们将在三天后踏平整个雄英。各位敬请期待。”

屏幕中一个瘦弱的身躯隐藏在斗篷之下,透过昏暗的光线可以看到在他身后的黑墙上挂满了27件沾满鲜血的战斗服,被人以一种屈辱的方式平铺开来。嘶哑的嗓音伴随着嘲讽和不屑,一天之内传遍了所有网络可及的地方。

各界哗然。

视频播放到最后一秒,A班教室内已是一片死寂。那27件战斗服,有的属于曾经在实习期指导过他们的前辈,有的属于他们一直憧憬的目标,有的属于昨天才碰过面的学长学姐。

可是现在,名为死亡的牢笼已经笼罩在一个个他们所熟悉的人身上,只剩下残破的战斗服被当作战利品在敌人身后不甘地嘶吼。

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相泽睁眼,消除了众人隐隐要喷薄而出的个性,他开口,面色是少有的严肃:“45天,27位职业英雄遇难。”

屏幕闪烁,画面被切换成一张死者名单,紧接着是一份详细到令人发指的作战方案。

“遭受袭击的人员只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参与过有关火灾的灾难救援。”

“可是老师,”饭田在位置上坐得端正,举起了手,“仅凭参与过火灾救援这一点,范围是不是太广了?职业英雄或多或少都应该有过这样的搜救经历吧?”

“更加具体的线索还在调查,或许还有其他干扰的因素。”相泽扫视了一圈坐在位置上已经不像刚入学时那般懵懂无知的少年少女,眼神在此刻变得冷厉起来,“但不排除这就是敌人所谓的范围。死亡人数的增加从来就没有停止。”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给我记住,就连你们自己在内,都是被袭击的对象。”

众人面色一凛。

“管他什么敌人,统统打爆不就好了?”一个嚣张的声音冲淡了教室内肃然的气氛,爆豪抱着双臂,后背靠在椅子上,他面无表情,眼睛里却闪耀着只有遭遇劲敌才会亮起的光彩。

坐在其后的绿谷无奈地笑了笑:“还真是小胜的风格啊。”

大家的士气一下子高昂了起来,颇有种现在就可以和不知所踪的敌人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

相泽的嘴角抽了抽,忽然有些不忍心浇灭这帮小鬼内心燃起的小火苗,“你们三天后的战场不在这里。”

“欸?!!!!!!”

“都给我好好看看作战计划啊!你们以为这是小学生集体出游吗?!”

那张细密的作战计划图被相泽放大,从如何如何加强学院防御如何如何在各个角落安插人员一直往下——最后一行写着:

1-A负责区域:校外,敌人分支小队,××商业街。

“不要给我摆出一副很失望的欠扁表情,我从来就没有教过你们‘轻敌’这两个字。”相泽开始反思自己平时的教育方法是不是太温和了,所以这些小兔崽子们现在才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雄英有更强的职业英雄留下来应对敌人,要是觉得不满,就给我处理掉商业街的杂碎,回来加倍训练!”

“把你们负责区域的一切计划刻在脑子里!如果让我看到你们的战斗服被挂在哪面墙上,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帮你们回收。”

“是!!!”

“轰、爆豪、绿谷,你们三个人下课后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相泽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了一个密封的牛皮纸袋,他手指一挑,破开封口,从里面倒出一张薄薄的纸片。

是一张颇有年头照片。

照片上有位小女孩被一大片向日葵簇拥,阳光给她的金色卷发染上了柔和的光晕,她对着镜头,笑得像个天使。

三人面面相觑,显然是不太明白相泽的意图。

“这个小女孩今年11岁,现在在敌人的手里。”相泽沉下脸,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你们三个人,一定要把她从敌人那里抢回来。”

“抢?”绿谷有些不适地抿了抿嘴,对于相泽的用词感到有些疑惑。

既然是人质,难道不应该用“救”吗?

爆豪和轰也觉得有些不同寻常,纷纷抬眼把那张照片的每一个细节再次审视了一遍。

可上边就只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们的困惑很快被解答。

“这个女孩的个性早在几年前就被评定为高危级别。最主要的是她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这股力量,身体已经被个性损耗得十分严重。前段时间刚从疗养院失踪。”相泽把墨镜摘下,紧紧握在手心,“在敌人眼里,她是一件最完美的武器。所以,尽管很艰难,你们三个人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把她抢回来。”

“她的个性是什么?”轰把目光从照片上收回,看向相泽。

“无障碍坏死。”

——能够让生命体失活,让非生命体解体。


三人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绿谷一直低头看着手里的照片,步伐越来越慢。

“绿谷,有什么问题吗?”轰来到绿谷身边,走在最前面的爆豪脚步顿了顿。

绿谷摇了摇头,他把照片收好,说道:“没什么的。”

“你要是还抱着那种软弱的情绪,我看这次任务你也没必要去了。”爆豪偏过头看向绿谷,脸上的表情因为逆着光所以显得不太分明。

“那个女孩子,现在已经被明确地定义为一件武器。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废久,你告诉我,什么叫做不惜一切代价?一件危险至极武器,如果不能从敌人手中抢回来,我们应该做的是什么?”爆豪转过身,拉近自己和绿谷的距离。
绿谷张了张嘴,他知道答案,可是没有作声。

“我们应该做的,就是为了减少伤亡,把她销毁。”

“爆豪!”轰皱起眉,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绿谷。

“阴阳脸,别和我说你也不明白。”

轰没办法反驳,毕竟相泽找他们过来的目的,也正在于此。

“我知道的,小胜。”绿谷扯出一个宽慰的笑来,看得爆豪一阵火起。

“你知道个屁!”爆豪烦躁地纠了几下束缚着脖子的领带,不再理会绿谷,抬脚走远。

轰轻轻拍了拍绿谷的后背,“爆豪说的……”

“我知道。”绿谷打断了轰,“权衡利弊,也是一位英雄必须要做的事情。……只是有时候心里难免会有些难过,总是希望这种权衡永远不要到来才好。”

轰舒展了眉目,把手放下,“我其实挺佩服爆豪的。在这种事情上,他一直都可以保持应有的冷静。”

“嗯。”

小胜吗?

绿谷看了眼狭长的走廊,已经没有了爆豪的身影。
刚才那番话,小胜又何尝不是说给他自己听的?想到爆豪从始至终就紧握成拳没有松开的右手,绿谷隔着口袋触碰了一下里面的照片,叹了口气。

拯救永远都伴随着牺牲。

这是他一开始就明白的事实。

可如果迫不得已的牺牲注定要到来,他会为了拯救努力去背负。

「已经没事了,要问原因,因为我来了!」

——我会的。

就像欧尔迈特一样。

与此同时,与雄英高中相对的另一个角落——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He once was the true love of mine.」①

老旧的留声机吱呀吱呀地读取着唱片,悠扬的女声在仓库里回响。27件战斗服已清洗干净,装裱在相框里挂在墙上。

一个与灰扑扑的仓库极其不符的西式高背椅被摆放在正中央,上面坐着一个人,在给怀里的小女孩梳着头发。

“Then 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他轻轻哼着留声机里的歌,用白色丝带在女孩金色的卷发上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我是如此,真诚地恋着你。”

他从后面环抱住小女孩,眷恋的目光却是放在了更远的地方——

留声机旁立着一个很小的相框,相框里是一个脸上带着雀斑,穿着一身墨绿色战斗服男孩的侧颜。

而他怀里的女孩早已见怪不怪,细瘦的手拿起银色的小汤匙,又给桌上的红茶加了一块方糖。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也足以让雄英高中进入全面迎战的状态。

那27位英雄的死显然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过半的职业英雄被召集与此,势要一鼓作气把敌人一网打尽。

A班的同学们则是早早换好了战斗服,从学院的侧门出发,前往被敌人占领的市中心商业街。

商业街的布局是一个环状的同心圆,一个星期以前被敌人蚕食成为了集合的据点。因此A班20人要分散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在敌人主力进攻学院的前提下把敌人的剩余势力拔除。

轰、爆豪、绿谷则是要在其他人的掩护中直接前往最中心的地段,把那个“高危”的小女孩找出来。

“喂喂,即使是残余的小喽啰,也不至于弱到这种地步吧?”上鸣电气侧身闪过敌人的偷袭,电光覆盖全场,连带着隐藏在暗处的敌人都一并解决。

耳郎插上耳机,把楼上的敌人震落,恰好完美落入上鸣编织的电网里,“有那闲工夫就给我闭嘴好好控制自己的个性!刚刚差点把我电到了你个白痴!”

敌人一脸惊愕的看着手中断裂的锯齿钢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切岛一拳打晕,“都说了我硬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尾白笑着把敌人扫飞,“我们快把他们绑起来吧。”

“叶隐、梅雨!让开!”
八百万肩扛火箭炮,炮弹正面迎上冲上前的敌人。爆裂的火花看得梅雨和叶隐一阵胆战心惊,“希望敌人还活着……总感觉今天的八百万很激动啊。”“可能学院生活太压抑了kero。”梅雨觉得自己和叶隐还是退远一点比较好。

常暗打量一番阴暗的小巷,安抚了一会背后已然躁动的影子,“也难得你们把我引到这里。”黑影咆哮,小巷里再无光亮。

腿上的引擎猛然加速,饭田把敌人绕进一家杂货店,然后闪身而出将门锁上,“丽日!”
手指相触,丽日大喊了一声:“炸裂吧!集装箱之雨!”杂货店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巨响,饭田依稀觉得自己脚下的地面震了震。

和兴奋跑来的丽日击了个掌,饭田拨弄耳边的通讯仪时想着以后再和丽日探讨这一招的名字。“大家情况都怎么样了?”

“濑吕小队完美解决!”
“峰田小队同上!”
“芦户这里也可以了噢!”
“……”
“……”

丽日听着耳边的捷报,松了口气,“看来都很顺利啊,之前一直有些担心。”

饭田正想点头,通信仪忽地发出一阵急促的“嘀嘀”声,这是专门为绿谷他们设置的提示音。连忙切换频道,饭田听到了轰的声音:“我这边的敌人解决了,但是没有发现人质。”

“等等!你们三人不是一起行动的吗?!”

“鬼知道为什么这个中心点会被割裂成三个区域,”
爆豪带着火气的怒骂炸开,“啧,都是一些弱到让人想吐的货色!!!没发现什么人质。”

“绿谷同学那边呢?……喂,绿谷同学?”

“……废久你他妈给老子说话!!!”

“……”

通讯仪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大意了啊……”

绿谷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仪器残骸,感觉有些头疼。想到刚才宁愿自断一臂也要毁掉他的通讯器的敌人,还有莫名被分割成三个区域的中心,“不知道小胜他们怎么样了……”

心中的不安悄然升起。

这时,一抹白色闯进了他的视线。

一个小女孩坐在商店前的椅子上,金色的卷发被白色的绸带束起,她的脸上粘着血污,海蓝色的双眸睁得很大,一直在注视着绿谷。

察觉到绿谷看过来的视线,她的眼睛很配合地挤出几滴眼泪来。

TBC.

①是《Scarborough Fair》超老的一首歌啦,但最近一直在听山田タマル的改编版

偷偷更新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