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你是我的梦19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
#前文请戳这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她的个性是无障碍坏死,能够让生命体失活,非生命体解体。」相泽的叮嘱还在耳畔。

绿谷出久尽量放缓脚步,走到女孩面前,蹲下身与她平视。

眸光闪烁,小女孩恰到好处地流露出内心的恐惧,身子向后瑟缩了一下。

可她眼前的这个人,却毫无顾忌地对她伸出了手。

手上明明满是疤痕,纵横交错,但又意外地让人觉得可靠和温暖。

“已经没事了。”

她听到这个人笑着对她说。

这样的笑容让她十分不自在,太过……太过明亮,以至于她那点险恶的用心似乎都被暴露在阳光之下,无处遁形。



四肢的每一寸肌肉都被绷紧,这是身体随时都能进入战斗模式的应激状态。绿谷并不知道他此时的选择究竟正确与否,失踪已久且具有高危个性的人质突然独自出现,怎么想都疑点重重。或许他会在下一秒就见识到什么是「无障碍坏死」,可至少在这一刻,在他看到女孩几乎是无意识地把颈上的向日葵吊坠藏进衣服里的这一刻,他忽然有种朦胧的预感——

女孩在对他说:“请带我走吧。”

尽管这声请求是那样的不真切,绿谷甚至还没有排除女孩已经完成了从“人质”到“敌人”转变的可能……他还是想去试一下。


「你要是还抱着那种软弱的情绪,我看这次任务你也没必要去了。」


小胜都已经提醒过了啊。绿谷自嘲了一声,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做法,肯定又要挨一句“蠢货”了。

……那么,你会怎么选择呢?


绿谷把目光锁定在女孩的一举一动上,只见她迟疑地把手放进绿谷的手心,若有若无地吊着,遮住了那层因长期训练而磨出的老茧。

绿谷轻轻收拢手指,将女孩明显比自己小了一号的手握紧。

什么也没有发生。

提起的心还没来得及放下,女孩突然惊声尖叫:“后面!!!”

绿谷一个用力把女孩拉进怀里,侧身翻滚而过,数把钢刀擦着他们的头顶击碎商店的橱窗,女孩被割断的白色发带卷着零零星星的玻璃碎片掉落在地,玻璃渣迎着光线的照射闪现出别样的光泽。

“他是来肃清我的。”女孩就着绿谷的搀扶从地上站起,她拢了拢自己散乱的金发,眸色暗沉,用着绿谷无法听到的声音啐了一口:“之前分明只是一条狗!”

绿谷赫然发现女孩的周身逐渐萦绕起灰色的薄雾,雾气里涌动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像终于露出爪牙的恶兽,企图把眼前的猎物撕毁。

他皱起眉,挡在女孩身前。

灰雾仿佛是受到惊吓般猛然消散,女孩仰起头,眼中的惊怒不输于方才锐利的钢刀刺向绿谷。

“还是我来吧。”

轻不可闻的叹息让女孩一愣,她站在原地,木然地看着绿谷掏出一卷便携式绷带——想来也是为她准备的。略显粗糙的手不甚灵活地给她的金发束好一只翅膀歪掉的绷带蝴蝶,同时嘴里还念叨着:“女孩子可不能这样啊。”

就像兄长面对不小心闯祸的妹妹,无奈却又怜惜。


海蓝色的眼珠子机械地随着绿谷的动作而转动。女孩此时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她任凭绿谷把自己安置好,缓和的气流轻柔地拂过她的脸庞,转向距离渐进的敌人时却换上了一副凌厉的面孔。

敌人凝聚而成的钢刀在绿谷刻意控制的风刃冲击下陡然变向,远程攻击的优势轻易地被绿谷摧毁。One For All覆盖全身,局势在电光火石间逆转。


“英雄人偶。”

嘴唇微张,那个面对敌人时显得游刃有余的墨绿色身影深深地嵌进女孩的瞳孔。

这是她目光所及之处,唯一拥有色彩,拥有生命的东西。

她低头看着手上汹涌的灰色流光,再一次回忆起她第一次因为这股象征死亡的颜色而深深作呕的模样。

“真恶心。”


从泥沼般的过往抽身而出,女孩发现她已经被绿谷背起,两人正在往外围的方向小心撤离。

绿谷的脸上多了一道划痕,从脸颊斜向下延伸到耳后,不断渗出的红色让女孩颇感刺眼。

好在伤口不是很深。女孩兀自想着。


绿谷忽然停了下来。

似是察觉到女孩的疑惑,他答道:“有敌人。”

好奇地从绿谷肩上探出头,女孩对着空旷的街道沉吟片刻后,凑到绿谷耳边:“右手边的第二间商铺二楼,三个。”

“东北角大概20米的巷子里,一个。”

“正前方……有支五人小队在往我们这个方向赶来。”

“九人吗……”绿谷抿紧嘴唇,One For All再度发动,他调整了一下双臂的角度,把女孩背稳,“有些麻烦啊。”


“人偶。”

这是女孩被关进疗养院以后,第一次如此郑重地呼唤一个英雄的名字。

“你放我下来吧。”


「Then 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男人怀抱着小女孩,在晦暗的仓库里日复一日地吟唱。

「伟大的英雄,必将死于他的伪善。」

男人的耳语女孩从未忘却,一直以来,她都对这个把她拉出充满针头和消毒水味地狱的人深信不疑。

她只需跟随这道光芒的指引,就能得到救赎。

可她现在却动摇了,耳边甚至响起信仰崩裂的声音。

她曾不顾一切地拥抱火源,为此粉碎了自己的翅膀。结果她眼前的“人偶”只用一根白色的绷带就让她轻易地质疑怀中之火的真实性。

为什么?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使得她可以不加思索地就说出“你放我下来吧”这种会让一切计划功亏一篑的蠢话。

摩挲着胸前的向日葵吊坠,女孩十分迷茫。

她不想做出对男人不利的事情,可又不希望这个傻乎乎靠近自己的家伙因为所谓的“伪善”死去。

向来只是跟随男人指令办事的女孩从来没有遇到如此令她两难的情况。

……可他真的是“伪善”吗?

新的问题又冒了出来。



贝齿轻咬下唇,女孩再度开口,声音还在打颤:“人偶,你放我下来吧。”

我后悔了,但我只能允许自己逆光而行一次,只对你。

或许他说得对,英雄都是一些很会迷惑人的坏家伙。

你成功了,所以你快走吧。


绿谷没有回应。

“我的个性很强!比你们任何人都强!”女孩有些着急,不自觉提高了音量,“我不会有事!但你……”

“不会的。”绿谷道。

女孩哑然。

绿谷笑了笑,又道:“相信我。”

“相信我们。”

什么啊……

女孩忽然升起一丝诡异的错觉,男人就在旁边用冷水把她从头浇到了尾,她又变回了那个刚刚被关进疗养院的小女孩,束缚带、钳子、针头、剪刀,还有头顶上刺眼的手术灯。

四顾茫茫,凌寒噬骨。

没有来路,亦没有去处。

“我说过,伟大的英雄会因为他的伪善而死。你要听话。”

对啊,这是她的救赎,她的光。

她理应听话的。


指节发白,女孩纠紧胸前的向日葵,吊坠尖锐的棱角扎进她的手心,很痛。

绿谷飘飘忽忽的语调荡进她的耳朵里,这一刻反而才是真实。

“逃出去,一起。”


拨乱的剧情回归正轨,灰雾像一朵花柔和地合拢在绿谷身边,形成一道不可攻破的屏障。

女孩埋首于绿谷温暖的背脊,像是要补偿什么似的,忍住抽噎,一字一顿:“请你不留余力地利用我吧……”

硝烟渐起。

——从此以后,会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①

TBC.

①摘自《提摩太后书》

久等了…
umm感觉自己笔下的原创人物戏份很多,自行避雷吧…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