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你是我的梦20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国庆中秋快乐丫!
#前文请戳这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居然就20了…老实说写第一章的时候是预计15章完结的(º﹃º)

20.

硝烟渐起。

敌人从不同的角度将两人包围。灰雾涌动,将远方倾泻而来的子弹悉数分解,女孩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尽力配合着绿谷的动作。

速度爆发到极限,绿谷背着女孩率先闪身到那个使枪的敌人面前,右腿施力,旋身一踢,One For All所起的攻势重重砸在敌人的胸口。敌人闷哼一声,狠厉之意从脸上划过,在摔到同伙身上前,他抬起手,瞬时换好特制的子弹,准星熟练地对准灰雾薄弱的地方,朝女孩细弱的脖子发射。

死神的镰刀带着幽冷的寒意突破了灰雾的保护,几乎是本能地一个后仰,子弹错过了目标,取而代之的是一直被精心保护的向日葵吊坠被击飞,不知掉落到何处。

“人偶!我的……”再度挡下敌人从四面八方轰来的攻势,绿谷察觉到了身后的异状,可却无暇顾及。

“怎么了?!”

“我、我没事!”狠下心不再去想那条不知所踪的吊坠,女孩搂紧绿谷的肩膀,直起身在他耳边喊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的个性不能长时间用于防御。你背着我太受限制了!”

“……”

“我会保护好自己!”

得到这句保证后,绿谷便不再犹豫,强行从敌人的包围中撕出了一道裂口,将女孩安置到一个相对安全、不脱离自己视线范围的地方。

他深深看了女孩一眼,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别乱跑。”才转身继续战斗。





“小姐。”

女孩身后的阴影逐渐凝练成隐藏于漆黑斗篷下的人形。来者朝女孩微微躬身,用一种稍带责备的语气说:“请您务必顾全大局。”

哪知他这句忠告换来的却是灰雾凌厉的一击。黑影身形一顿,堪堪躲过由灰雾聚成的箭矢。

“用不着你来提醒我!”女孩抬手想握住自己的向日葵吊坠,但抓了个空,面色更显阴郁。

如果不是顾及人偶会注意到这里,女孩想,她一定要把这个黑漆漆的混蛋捅个对穿。

“您知道就好。”黑影虽惊讶于女孩今天不同寻常的情绪波动,但考虑到对方以往从未出错的显赫战绩,他也就姑且把这点波动归咎于女孩难得的小孩子心性。

忠告到位,黑影后撤了几步,形体消散,与地上的阴影再次融为一体。

确认黑影彻底离开之后,女孩松了口气。灰雾氤氲,以一个神鬼莫测的速度加入战局,为绿谷分担对敌的压力。

“最起码在现在,我还是能帮你的。”

仅剩的一丝动摇,伴随着这声喟叹融化于灰雾中。





爆豪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调试着耳边的通讯仪。

好吧其实并不是不厌其烦……可他偏偏还不能一口气炸了这破玩意儿。

再一次联系绿谷失败,爆豪的耐心终于消磨殆尽,转而是令人难以察觉的焦急与忧虑爬满了心头。

“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环顾四周,在确认他负责的这片区域的确没有什么人质后,爆豪用个性推动着自己往绿谷的方向飞身而去。

可他马上停了下来,更准确地说,是被一群黑袍人挡在了前方。

空气中硝酸甘油的气味开始弥漫,但以攻击力见长的个性却无法撼动敌人组成的高墙。为首的黑袍人施展出类似黑洞的漩涡,不动声色地将爆豪的攻击一并吞噬,散发出缕缕幽光。当然,这种吞噬给那黑袍人造成了不小的负担,于是其余的敌人便在黑袍人恢复调整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不让爆豪朝绿谷的方向前进,同时有意保持双方的距离,从不主动上前攻击。

严密的组织分布,明显的作战意图和花样百出的磨人手段都不是刚才A班众人解决的那群杂鱼可以比拟的。之前的顺利放到现在来看倒成了过家家一般惹人发笑。

爆豪彻底沉下了脸,嘴角要翘不翘地吊着,“没猜错的话,半边混蛋那里也是你们这群垃圾吧?”一边挑衅着敌人,爆豪一边试图找出敌人的漏洞。“先是故意把我们三人拆散,让废久失联,再用一些弱到无可救药的废物麻痹其他人,如今又那么没有眼色地出现在这里……你们可别告诉我,你们的目标一开始就是废久。”

蓄势成功,更猛烈的攻击从爆豪双手的装置上轰出,这一次,敌人流水线一般的阻挡终于出现了些许混乱。

敌人对于爆豪的连声发问不作答复,爆豪权当默认。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他挑起眉,“你们倒还真看得起他。”

眼睛的余光往绿谷所在的区域延伸,穿过栋栋高楼,条条街道,可视的一切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宁。如若再添点人烟,说不定马上就能恢复往日的繁荣。

爆豪拨动通讯仪,简明扼要地向A班的大家说明目前的情况后,手指轻轻一勾,抱着某种无法言说的期盼,再度试着联系绿谷。

“嘀嗒。”通信被切断,而另一边还是没有回应。

抬眼看向严阵以待的敌人,爆豪轻轻呼出一口气:“即使是垃圾,小看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震耳欲聋的爆破声猛然响起,战斗一触即发!




绿谷直立在倒下的敌人中央,在一片狼藉中平复着自己已然失控的呼吸。汗水夹杂腥红的液体把他的战斗服全然打湿,满身的血迹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疼痛和疲惫从脚底往上蔓延。他极其缓慢地走向女孩,在踱步中调整自己无比糟糕的状态。

女孩此时的情况同样好不到哪去。本就不带血色的脸现在隐隐泛青,眼底和十指的指甲都染上了一抹乌黑。破坏力过于强大的个性在给予敌人重创的同时,也不断侵蚀着她的身体。


天色有些阴沉,卷起的西风在高楼间徘徊低语。

绿谷轻柔地抹去女孩脸上的血污,舒展了眉眼:“该走了。”他把女孩背起,沿着原本的路线撤离。

他们路过许多商铺,这里虽然成为敌人的据点足有一周之久,却并未遭到过多的破坏。店里保存完好的商品无声地注视着这两个沉默的逃脱者。

“待会我有个东西要还给你。”

绿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女孩微讶,但也没说什么。

出口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终于,女孩伸出了手,在绿谷的肩膀上拍了拍,“等等。”

绿谷停下脚步,定在原地。他听到女孩说:“我要去那里。”

女孩的手指往不远处遥遥一挥:那是一栋装修到一半的小楼,暂时还看不出来是做什么用的。施工时剩下的沙子堆成一座小丘立在旁边。

“为什么?”

女孩发觉绿谷的嗓音有些艰涩。她偏过头,眼神飘忽了许久,才说:“我的……我的向日葵吊坠,之前作战的时候掉在那里了……它很重要,我必须要找回来。”

绿谷的呼吸一僵,他定定地看着那栋小楼,心里有些难过。

可他还是转身背离了出口。


身后是那张老旧的照片,盛大繁多的向日葵花以火热的姿态怒放,花瓣纷纷扬扬,化作脚下的路,通往尽头。

绿谷忽然想起任务前的那个下午,光线不甚明亮的长廊,一切都模糊不堪。唯一清晰的是爆豪燃起怒意瞪向自己的双眼。

“对不起啊小胜……又没听你的话。”

绿谷笑着低语:“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

四面忽地刮起了风,把向日葵花田吹散,眼前只剩下了阴沉的天和飘浮着油漆味的小楼。

绿谷带着女孩,带着仿佛踩在刀尖之上,被鲜血浸染的决心,走进了永夜。




“……”

“然后左转,二楼的第一个房间。”绿谷听从着女孩的指挥,他不再询问其中的缘由,女孩也很有默契地不再提及那条掉落在小楼里的吊坠。

反正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两人都已心知肚明。

灰雾如同条条淬毒的细蛇,钻进他们走过的一砖一瓦,钻进小楼的道道房梁,最后钻进绿谷的背脊。

“嘭。”这是肉体摔倒的声音。

女孩随之滚在地上,她索性趴着不动,侧过头与绿谷四目相对。

空气中扬起的灰尘闪着点点微芒,悠悠飘落到两人身上。窗外的天光温柔地沐浴着绿谷,房屋的阴影却将女孩包围。

光与影的分界横亘在两人之间,这条界线隔开了女孩和绿谷,隔开了敌人与英雄,竟是如此清晰。

海蓝色和祖母绿互相倒映出彼此的身影,女孩想从中找到诸如憎恨、厌恶的情绪,哪怕聊胜于无,总归让自己好受一些。

可是什么也没有。

绿谷的双眸依旧清透明亮,一如初见。只是女孩再也不敢面对这样的眼睛。




……

我没错。

……我没错!!!

英雄不会拯救任何人!!!

女孩默念着男人教给她的一切,那些曾在黑暗中救赎她的条条教导。她强迫自己把视线上移,努力做出胜利者的姿态,但从绿谷的眼中,她看到了自己要哭不哭的样子,眼角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盈满了水光。

绿谷的双腿已经全然失去了知觉,腿部的肌肉在以一个极其缓慢的速度萎缩,就像一朵正在枯败的花。绿谷感受着身体的变化,逐步适应身体被截断的空洞感后,他把目光放到了女孩头上的那只绷带蝴蝶,开口问出曾经问过的问题:

“为什么?”

这样的疑问让女孩简直忍不住笑出了声:“为什么?!”语调高昂,是一种让耳膜感到不适的凄厉,“敌人和英雄打斗,对立,厮杀,难道还需要什么冠冕堂皇理由吗?!”

“你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些。”

笑声骤停。

“你明明也想逃离这里,为什么放弃了?”

绿谷言语中的悲哀让女孩的脸几度扭曲,“你在胡说什么?!你们这些英雄永远只会摆出这副虚伪的嘴脸!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无法拯救还要给别人希望!你们、你们……”话到最后,女孩的声音渐弱。

其实只要搜肠刮肚,那些恶毒的、侮辱的词语还有很多很多,可她心里总有一道坎,阻止她把这些词用到绿谷身上,而她拼尽全力也越不过去。

女孩认输似的别开了眼,“没用的。”她轻声呢喃,像是回答绿谷的问题,又像是告诫自己。“他的剧本已经安排好了,没人能逃得掉。”

绿谷沉默地听着,三天前那段轰动一时的宣战视频一帧一帧地在脑海中倒带,最后定格在一个隐藏在斗篷之下的人影。

“这栋楼马上就要塌了。”女孩无谓地勾起嘴角,她的个性早在刚才就不断侵蚀着小楼的承重梁,“你们学院里那些所谓的职业英雄恐怕还在为敌人的弱小而沾沾自喜吧?可是他们有没有想过,我们的目标,只有你们雄英A班。”

绿谷的脸色登时一变。

女孩总算是满意了绿谷此时的反应,笑容愈发凄凉:“第二代和平的象征和人质一同在废墟下谢幕后,庆祝的火花会把整个商业中心炸上天际。你的同伴将在火海中迎来新生。”

“还不错吧?这个结局。”女孩从地上坐起,向绿谷靠近,她从上即下端详着眼前的英雄:脸上的划痕,右手的伤疤,破损的战斗服,还有无力的双腿。

她要把这些,统统铭刻进她最后的生命里。

“这幕戏耗尽了他所有的心血,可他最满意的部分还是你。”回想起男人往昔与她分享的痛苦,那是一份和她相似的绝望。

“英雄无法拯救任何东西。他想让世人知道的,其实也只有这点而已。”女孩眼神游移,落到了自己暴露在阳光下的双手:苍白、羸弱,甚至有些透明。

苟延残喘这么久,该结束了。




绿谷听完女孩的辩白,反倒安下了心,“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那他可真是算漏了太多太多。”他顶着女孩的惊愕,双目微敛,藏起了因为想到那些朝夕相伴的家伙们而亮起的点点星光。

这种感觉好像是他又回到了那天他在监控室里围观大家考试,从起初的焦灼到最后的了然。

他见证了19个人闪闪发光的未来,见证了一个即将群星闪耀的时代。

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们都会成为了不起的英雄,怎么会甘心被设定好的结局啊。”

“就连我,也有现在能做到的事。”

也许这会成为绿谷出久的英雄生涯中,足以成为黑历史的、做得最不体贴的一次救援:他突然抓住女孩的衣领,耗尽了两人在谈话中恢复的所有力气,将女孩狠狠甩出窗外——

“玻利维亚的向日葵很美,去看看吧。”




女孩在滞空的那个瞬间止住了呼吸,成为了一个无知无觉的旁观者。

日光微弱,晚风流转,天色随着纯白的绷带蝴蝶栖定在花叶之上,发出细微的颤悸。云雀歌唱着她不曾听闻的歌谣,由低往高,衔着她的灵魂飞远。

直到她重重地摔在沙丘顶端,身体下陷。直到房屋倒塌的巨响在她耳边震荡轰鸣。




“绷带……绷、绷带……”喉咙挤出细弱的呜咽,女孩像是被废弃的提线木偶一般,头发散乱,手指在沙地里僵硬地摸索。

可她很快就摸到了另一样东西。

被工匠精心雕琢的金属吊坠尚带着余温,上面一道一道的纹路熟悉得让人想要落泪。

这是七年前一位温柔的母亲被女儿突然觉醒的个性害死时留下的唯一珍宝。

这是一朵只属于女儿的向日葵。


无法抑制的颤栗从握紧吊坠的手心传遍全身,最终演变成抽搐和痉挛。女孩跌跌撞撞地从沙丘上站起,连摔带滚地跑完了距离废墟只有几步之遥的长途。

“人偶……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偶!”女孩觉得这个吊坠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手脚开始一点一点地发麻。她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将个性释放到最大,迅速蔓延的灰雾无声消解着水泥砖瓦。

可灰雾只持续了一会儿便陡然消散,万物明晰。她曾无比厌恶的个性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背弃了她。

“你个废物!!!给我出来啊!!!”女孩用力捶打自己的手臂,但下一秒血管骤缩传来的抽痛却让她两眼发黑,一个不慎跪倒在废墟上。

双臂的皮肤因为过度使用个性而层层皲裂,血液顺着裂口汇成道道细线流过指尖,再随着女孩接下来的动作渗进废墟里——

她躬下身,十指弯曲,在刨土。

瓦砾、玻璃、钢筋水泥轻易地磨破她的双手,沙子夹着泥扎进她的伤口间,可她不敢停下。

只是她的努力在成山的废墟前实在是太过于弱小。



终于,女孩动不了了。

脆弱的身体早就不堪重负,忍耐到现在才向主人造反。她双腿蜷曲,俯卧着。美丽的金发混着尘土和汗水变成乱糟糟的一团,身上的洋裙失去了原有的颜色,没有一处不显狼狈。

“啊……啊……”她张开嘴,卡出了一阵毫无意义的嘶喊,像是打破了某种禁制,一直忍着的眼泪开始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女孩终是绝望地哭号起来:“人偶你出来好不好……我挖不完……”

“石头太多了……我挖不完!!!”





「你们这些英雄什么都无法拯救!!!」

她抬头往上空看了一眼,天气阴沉,云很厚,透不过光。

似乎七年前母亲因她的个性而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空。

那时母亲还在对她温柔地笑着,好像一点都不痛的样子,安慰她说:“不要怕,会有英雄为你而来。”

可是直到今天她才知道母亲没有说谎。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那个什么都无法拯救的人不是英雄,是自己。



女孩的双手不自觉地摩挲地面,她在被刻意清空的区域里崩溃地喊叫:“还有人吗?!!”

“有没有人?!!谁都好,救救他!!!”



所幸这一次她的祈求没有落空。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女孩惊骇地发现四周的温度逐渐升高,停滞的空气开始按照一个扭曲的弧度流动。

她才刚闻到鲜血和焦糊的腥味,就被一股怪力束缚住双手,提了起来。

赤红的双目以一个迫人的威势逼向她,低沉的质问使她轻易地分辨出隐藏其下的焦灼和怒意——

“废久那个蠢货现在在哪里?!”

TBC.

唔啊啊这章写了好久(º﹃º)
一直想写出绿谷作为英雄的特质,但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以“被拯救者”的角度来体现可能会好一些。
所以小女孩在这两章频频“抢戏”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还有还有,玻利维亚的国花是向日葵,但实际上它是以天空之镜乌尤尼出名的。
至于它的向日葵开得好不好……就四舍五入开得很美吧!

(下一个脑洞是十杰paro当然一切都要完结了这篇再说啦)

评论(16)

热度(82)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