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你是我的梦21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
#前文请戳这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我没为你做点什么
    我活着
    站在那
    没流点血
    就是一种天真的暴力。”①



爆豪胜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否定“拯救”这个概念,一如绿谷出久从来没有对他把“胜利”当做人生信条而颇有微词。

他知道这只是两条不同的道路,但最终肯定会通向同一个终点: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会成为最棒的英雄。

这个隐晦的念头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在爆豪心底扎根,在某个小角落里偷偷生长着。等到爆豪意识到它的存在时,想拔却又拔不掉了。起初他无法接受这种荒诞的想法,以至于绿谷的一举一动都引得他想要爆炸:

废久又他妈在吃猪排饭,啧,他看过来了。笑笑笑,笑屁啊。

今天的训练还是和他一组?!这家伙怎么自从上次和我打了一架以后就越来越放肆了……哈?什么叫希望我能配合?老子要是真不想配合你还能站在这?!

这样都能受伤,结果麻烦的还是我???

去你的“小胜果然很可靠啊”,老是说这些黏黏糊糊的鬼话……烦死了要是他敢对别人念这种八点档台词我就两个一起打爆。

……我只做了一道菜废久哭个毛啊?!

这道题写错了白痴。

领带又没系好。

……

或是小有波澜,或是平平淡淡的日常这么一天天地过去。到最后,爆豪发现他学院—家—学院的生活里……居然全是那个废久。

好笑的是对方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寸步不离地黏在他后头,即使每天面对着他也能从容淡定地来个日安。反倒变成爆豪自己总忍不住把视线往对方身上瞟。

妈的。

我一定是有病。

两人的关系似乎已经成功破冰,一点一点地融洽起来,至少周围的人在得知他们是幼驯染以后,不会摆出那种让爆豪想打人的挨雷劈了的样子。


可还是有哪里不对。

爆豪面无表情,打量着来来往往叫不出名字的人,整齐到无趣的教室,窗外绿色的树和寡淡的天,最后是绿谷。

他停了下来。

绿谷在和别人说话,他笑着,点着雀斑的脸因为太过激动而染上绯色,像傍晚的云。

应该是欧尔迈特吧?爆豪想,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这个废久笑得那么傻里傻气。

绿谷似乎注意到了这道目光,他偏过头,四处寻找,最后对上了爆豪的眼睛。

“蠢死了,现在才发现。”爆豪动了动嘴皮,轻声嘀咕。然后镇定自若地继续看着,不肯把视线挪开。

就好像谁先别过眼谁就输了一样。

绿谷先是一愣,忽的弯起嘴角,朝爆豪笑了起来。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被人施加了魔法般渐渐停滞。爆豪突然听到了心弦拨动的轻响,那是心跳加速的声音。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为了这个笑容已经等待了很久,整个世界第一次如此轻易地随之明亮。

直到后来经历了许多许多,爆豪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怦然心动,可惜现在的他还不懂。


他回过神,发现绿谷已经转过头,和身边的人继续着刚才的谈话。

座椅坚硬的靠背靠得爆豪有些累,他想久违地把脚搭在课桌上,可过了一会觉得还是算了。

「你们就能成为以“拯救取得胜利”和以“胜利完成拯救”的最强英雄。」

他记得那天欧尔迈特是这么对他们说。

“会实现吗?”爆豪问着自己。

从追逐到并肩,好像也不是很难。如果是那个废久。而他自己试想了一下欧尔迈特描绘的那个未来,虽然和他的目标相去甚远,远到他都觉得有些荒谬,但其实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受。

嘁,就这样吧。

但你别让我等太久。


可后来,随着任务次数的逐渐增多,爆豪发现问题已经从单纯的“废久什么时候追上来”演变成“他能不能等到废久”。

One For All的继承人,向来短命。

“和平的象征”是一把沉重的枷锁,在束缚住他最崇拜的欧尔迈特之后,终于落到了绿谷身上。

没可能每次任务他都能护住绿谷,没可能每次任务他都在绿谷身边。爆豪只是沉默地注视着绿谷不断多起来的伤疤,却无法上前阻止。

因为他们都是英雄。

有时他站在旁边,在医疗室里看着恢复女郎给绿谷处理伤势。也只有在这片小天地里,爆豪才能依稀辨认出绿谷往昔的影子。

被训斥太不小心的时候会理亏地低下头道歉,包扎伤口的时候会忍不住憋着眼泪喊痛,药太苦的时候会悄悄嘟着嘴……

然后在人前,他又是那个意气风发、无所畏惧的第二代和平的象征。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记忆中的绿谷出久完全被割裂成了两个人,一个站在他身边,瘦小的肩膀和他一起扛着英雄的重任,满面笑容大步向前。另一个却要慢一些,跟在他身后,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要摔倒。

他想同时握住他们的手说:“你这混蛋着什么急。”

可他做不到了。

女孩在他的耳边抽噎着,细弱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痛苦和悔意:“人偶在下面……他被埋在下面……”

后来女孩还说了些什么,爆豪听不分明。他只是僵硬地放下女孩,拼了命用爆破轰碎眼前的废墟。


“铛——铛——铛——”

远处传来丧钟的哀鸣。

钟声铺天盖地地涌了过来,像潮水一样时进时退。刺眼的白光灼烧着爆豪的眼帘,他好像看到了鸽群飞舞,然后绿谷在向他告别。

“你给老子回来!!!”

空气震颤,钟声伴随着飞远的白鸽退远,爆豪和女孩忽的呆立在原地——他们看到了一只手暴露在废墟之外。

爆豪先一步冲了过去。

他想抓住绿谷的手,可因为他自己一直在发抖缘故,这个简单的动作重复了几次才成功。

细土碎石从绿谷身上抖落,他被爆豪从黑暗中挖了出来。

怀中的身体有些凉,爆豪轻轻地把手指靠在绿谷的颈侧,像是碰着一件易碎品。直到微弱的脉搏一下一下地砸着他的心脏,他才感觉空气重新流进他的肺腑。

“人偶……”女孩颤巍巍地上前,却被爆豪的手上的攻击装置死死对准。

“你要是敢再碰他一下,我就宰了你。”

女孩顿住了脚步,她看着爆豪泛红的双目,瞬间明白对方已经注意到了绿谷的萎缩无力的双腿。“对不起”在这两个人面前显得那么苍白,即使她说一千次一万次也无法挽回犯下的过错。

她低下头,却听到爆豪怀里的一阵轻咳。

“废久!”

“人偶!”

绿谷抬起沉重的眼皮,他本想喘口气,却被上涌的血沫呛到了气管。老实说他自己都察觉到了这具身体临近崩溃的状况,他看不清眼前的人,模模糊糊的光圈幌得他眼晕,耳朵里都是嗡嗡的响声震荡不停,额上的伤口还一直流着血。

真是糟透了。

他努力分辨着耳边的声音,朦胧间他竟然听到了那句熟悉的“废久”,他睁大了双眼,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小胜?”

然后绿谷发现这个抱着他的人将他拥得更紧,他靠在对方胸前,听着对方一下又一下急促的呼吸。

模糊的视野使绿谷无法辨认爆豪的表情,他吃力地抬起手,手指轻触爆豪的手背,安抚性地拍了拍:“我没事的。”

“闭嘴!!!”

唔,好凶。

绿谷眨眨眼,想把眼中升腾起的那点雾气憋回去。即使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可是只要有小胜在,那一切就都没有问题。

“小胜,快组织大家撤离,这里准备爆炸……”

“我已经让他们先走了你给我安静点!”

“还有那个人质……”

站在一旁的女孩抬起头,不敢吭声。

“她应该就在这附近,小胜,拜托你一定要找到她。”

女孩捂着嘴,把哭声尽数咽了回去,她顶着爆豪冰冷的视线,最后还是选择无声地朝两人说出那句“对不起。”

“小胜,你把头低下来一点。”

爆豪闻言照做。

哪知绿谷忽然攀住他的肩膀,突如其来的温润感混着鲜血就这么附上了他的双唇。爆豪浑身一僵,第一反应居然是想用力地回吻。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他们双额相抵,气息交缠,绿谷在说完这句话后窝在爆豪的颈窝里,彻底失去了意识。


爆炸的火光从远方开始燃起,并向他们所处的方向蔓延。

爆豪抱紧绿谷,缓缓站了起来。

“他说要救你。”他看向女孩的威势不减分毫,但强行忍住了那股浓烈的杀意。

女孩解脱似的笑了笑,对爆豪展露她已经完全坏死的左臂,上面布满了蠕动的灰雾,还在不断蚕食着身体的其他部分,“我活不了了。”

她走近绿谷,踮起脚把向日葵吊坠塞进对方怀里,说:“你带他走吧。”

爆豪面色复杂,在确认女孩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后,个性发动,转身离开。

“他没有怪你。”

女孩微怔,两行清泪滴落在地后消失不见。她打理好乱糟糟的金发和满是污迹的洋裙,朝爆豪和绿谷离开的方向微微躬身,轻声道:“谢谢。”

火海在女孩身后呼啸,女孩转过身,身体化作浓郁的灰雾挡下了爆炸的冲击,这是一道用生命支起的屏障。

“应该足够他们逃出去了……”


在被烈焰吞噬的一瞬间,女孩看到了蔚蓝如洗的天空,大片金灿灿的向日葵正迎着秋日招展。母亲站在花田里最美的地方,对她招了招手:“惠子!这里!”

“来了!”惠子高声答道,她眉眼弯弯,像头上的绷带蝴蝶一样扑腾着翅膀,笑着向母亲奔去。

TBC.

终于把这个部分写完了啊啊啊!!!
下一章开始就真的是完结倒计时了(>▽<)

①是王晨的《牺牲》(超喜欢这首短诗!)

评论(4)

热度(66)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