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你是我的梦22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乱七八糟的回忆结束!切回现实啦!
#前文请戳这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眼前是刺目的白。

“爆豪!你终于醒了啊!!!”

“听得到我们说话吗?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真吓人啊kero。”

“喂喂喂,认得出我吗?这个是几?”

“……”

爆豪觉得他再不说几句,耳边这些聒噪的声音还可以问出更蠢的问题。

“吵死了你们。”

病房静了静。


大家脸上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可不知道是谁突然带着哭腔念叨了一句:“要是连爆豪君也……”话还没说完,后半句就硬生生地被旁边的人堵住。

“芦户你先别说了!”丽日压低声音,扯了扯对方的衣袖。而芦户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双手连忙捂住了嘴。

但显然,被丽日打断的小插曲并没有阻止事情的发生,爆豪来来回回看了他们几圈,问道:“废久呢?”

没有人再出声。



然而可怕的寂静并没有持续多久。

“你们先走吧,我没事。”

爆豪顿了顿,勉为其难地补上一句:“今天谢了。”

出乎意料的回应让众人面面相觑,但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们也不好久留。

上鸣欲言又止,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耳郎狠狠踹了一脚,拖出了病房。

房内一点点冷清下来,爆豪正要放松他藏在被子下一直紧绷的双手,就见轰焦冻背靠着墙,倚在病床的对面,异色的双瞳直直地看向他,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耳郎你干嘛突然踹我?刚刚我差点都要跪了!”走廊外,上鸣吃痛地动了动脚踝,已经走了好几步路,脚上的痛意还没有消减。

耳郎柳眉倒竖,一掌拍在上鸣的背上,又是一个暴击。“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我阻止你,你想对爆豪说什么?”

“我……”上鸣张了张嘴,自觉理亏。

“你是想说绿谷现在还在昏迷可能再也醒不过来,还是想用别的话再刺激他?”

此话一出,心情低落的就不再只是上鸣。




敌人来势汹汹的宣战使得雄英当天全面戒严,甚至于出动了过半的职业英雄前来助阵。可正式开战的时候,却是发生了让所有英雄都十分迷惑的态势:真正具有高强战力的敌人屈指可数,其余实力平平的敌人中竟然还有不少被鼓动而来滥竽充数的街头混混。

不过即使是一边倒的大好情况,却也耗费了不少的时间。

直到英雄们收到了A班请求支援的信息,他们才意识到恐怕一切都是圈套。

敌人所有的主力在学院玩完过家家后,全部悄无声息地转移到了学生们的所在地。

当英雄们赶到的时候,A班众人正在已成废墟的商业中心外艰难地和敌人最精锐的部队缠斗着。

他们所受的伤有轻有重,爆豪和轰因为过于频繁地高强度使用个性险些断送未来的职业生涯,常暗个性暴走,饭田腿部骨折,丽日和梅雨这两个女孩被敌人硬生生打断肋骨……可其中最为严重的是被八百万和峰田在一旁看护的绿谷,昏迷期间一度丧失生命体征。

这给在场所有的职业英雄上了极为惨烈的一课。

与此同时,雄英A班经过这次事件再度占据各大版面头条,引来各界议论纷纷。

可事情远没有结束。

在众多英雄的合力搜查下,他们终于找到了那间挂满27件战斗服的仓库,也在地下室发现了逝者的遗体,但仓库的主人却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不见踪迹。

就在每个人都焦头烂额的时候,恢复女郎对绿谷的诊断书就像最后的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所有人。




“我不知道他还会昏迷多久。”恢复女郎为病床上的绿谷盖好被子,调整好呼吸机的通气频率,脸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敌人的个性从腿部开始就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机能,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奇迹。”

丽日当场就哭了出来。

“而且就算绿谷少年能清醒,你们也要做好他再也走不了路的准备。”

医疗室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他可能……没办法再当英雄了。”

爆豪往后踉跄了几步,后背撞到了医疗室的门,在一片死寂中弄出了突兀的重响。他觉得自己听错了,可恢复女郎的话像带毒的刺一样猛地往他耳朵里钻。

大家都看着他,脸上带着同样的哀戚。

爆豪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些朝夕相处的同伴是这样的面目可憎,他先是低声自语,然后忍不住吼了出来:“废久当不了英雄……怎么可能啊?开什么玩笑?!!”

“喂!你们都说话啊!全都死了吗?!!”

饭田别过头,沉着气劝道:“爆豪你冷静点,我们也不想看到这种结果……”

“这种结果?!你他妈告诉我这是什么结果?!那家伙、那个废久……”爆豪声音嘶哑,因为喊得太过用力脸有些涨红。他躬下身,不断喘着气。

「小胜小胜!你看啊!欧尔迈特超帅的啊!!」

「噢噢!小胜的个性好厉害!我也要像小胜这样!」

「小胜,就算没有个性,我也一定要当英雄。」

「有人说这个力量是我自己赢来的,我要去雄英。」

「小胜!下一次,我会赢的!」

“他那个混账除了当英雄还能做什么啊?!!!”


那一天,狭小的医疗室里,A班的大家沉默地看着爆豪疯了一样嘶吼到声嘶力竭,最后背靠着门颓然地滑倒在地上。

那一天,恢复女郎对他们说,她会照顾好绿谷,他们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变强。

是啊,他们要变强。

因为不想再失去身边所珍视的人,他们要变强。

因为不想再让同伴背负一切独自涉险,他们要变强。

因为不想再体验一旁观战无能为力的痛苦,他们要变强。

有些时候吧,人就是这么奇怪。自己怎么遍体鳞伤受尽磨难都无所谓,可当他们知道他们是踏着别人的尸骨前行,就开始学会了奔跑。

训练、训练、训练,以往显得有些残酷的练习量,在他们的决心下竟成了日常。

一切似乎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每个人都飞速地蜕变成长。

直到有一天,爆豪毫无预兆地昏倒在绿谷的病床前,症状和那些死去的27位职业英雄如出一辙——

没有挣扎,没有痛苦,悄无声息间结束自己的生命。




“是幻术型的个性。”恢复女郎的眼底满是疲惫,这一届的学生可真是让她操碎了心。“如果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无论是那些明显是因为自残而失血过多的遗体,还是你们作战的时候敌人过于死板的袭击,他们全被操控了。”

每个人的身后都是一凉。

八百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提出自己的疑问:“幻术型的个性,真的可以这么强大吗?以往的资料里记载,这种类型的个性似乎只能用于短暂的催眠。”

“因为之前的使用者,没有一个想利用这种个性的特质害人。”恢复女郎背着手,沉声道:“也正因如此,明明具有可怕的潜力,它才没有被列入高危个性的名单。”

“那爆豪君……”

“要靠他自己。”

而他们这一等,竟足足耗费了12天的时间。





“抱歉。”上鸣低下头,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失言。

切岛拍了拍他的肩膀,努力活跃着凝重的气氛,“大家也别太敏感,那可是爆豪啊!这么可怕的个性都撑过来了,还担心什么?绿谷、绿谷他,相信过段时间也肯定会醒的!……大概。”

大家勉强地勾起一抹苦笑,点点头。





深夜,月凉如水,缓缓地在病房里流动。

爆豪的瞳孔里倒映着窗外的月光,他直直地看着朦胧的月色,然后坐起身,拔掉了手上的输液管。

他在另一间病房的门前站了许久,才推门入内。

房内各种医疗器械闪烁着运行时的蓝光,混着月色,倒显得房间有些亮。

爆豪走过去拉上窗帘,在病床旁特意放置的椅子上坐下。

看样子是每天都有人来。

绿谷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双眼紧紧闭着,像是在做着一场美梦。

“你倒是睡得安稳。”爆豪伸出手恶狠狠地掐住绿谷的脸,可手指底下不再软糯的触感惊得他马上把手松开。

废久居然瘦了。他想。

“是不是和你待久的人都会变得婆婆妈妈啊?”爆豪挑衅般的勾起嘴角,对着绿谷说,“那个阴阳脸今天在那问我怎么这么轻易就中招了,啧,像你一样爱多管闲事。”

“我为什么会中个性?……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白痴。”

爆豪的手缓缓下移,隔着病号服柔软的布料,他小心翼翼地握住绿谷的小腿。

他觉得自己摸到了一根随时都能被折断的树枝。

“继承了欧尔迈特的力量还这么弱,你这个废久要是再走不了路,我还要在前面等多久?”

“你知道我讨厌等人,所以那个披着斗篷的混蛋和我说,他有办法把你复原,我他妈居然就信了。”

“很好笑对不对?”

没有人回应他。


爆豪俯下身枕在绿谷的枕头上,看着对方苍白的侧脸。他记得他第一次这样看绿谷,还是在两人读幼稚园的时候。

那时他们并排坐着,一同看着舞台上隔壁班的睡美人话剧。

可那些人演得实在是太无聊了,就连一开始兴致勃勃的绿谷都打起了瞌睡。

于是爆豪觉得看绿谷比看台上那些花里胡俏的家伙更有趣,就这么安静地看了一个晚上对方圆嘟嘟的睡脸。

这些都是绿谷所不知道的。



“废久,你说我现在要是亲你一口,你会不会马上就醒啊?”

说完爆豪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算了。你又不是睡美人,我也不是王子。”

病房里再没有人说话。



个性:梦想成真

能创造出最适合被施加个性者的幻境,让其就此沉沦。

多用于医疗事业,因此也被称作行走的安乐死。

备注:此个性副作用极大,如若被人突破幻境,轻者伤残,重者身死。务必谨慎使用。

TBC.

评论(16)

热度(77)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