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你是我的梦23<完结>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这一次的完结撒花给我自己҉٩(*´︶`*)۶҉
#前文请戳这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经过几天的调养,除了短期内不能频繁地使用个性之外,爆豪的身体可以说是康复如初。

他又回归了日常的学院生活,只不过养成了每天对着昏迷的绿谷说话的习惯。

“今天照例进行了对个性掌握的测试,安排了老师和我们实战,我的对手是那什么午夜……差点栽在那个女人手里……”

“学院新推出了一款炸猪排饭,我姑且去试了一下,还是搞不懂你为什么喜欢吃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

“准备秋天了,那些家伙都在忙着搞秋日祭,酱油脸和葡萄仔竟然强烈要求要弄女仆咖啡厅,结果被耳机女暴打了一顿。嘁,我才不想和他们胡闹。”

“还有啊……”

琐碎而又冗长,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很平凡的小事。或许有些无聊,放在以前,也是爆豪胜己绝对不会和绿谷出久谈论的东西。

他难得想要正儿八经地当一回所谓的幼驯染,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记得正常的幼驯染之间到底该怎么相处,索性就把一天的所见所闻全都给对方说一通。

反正现在废久也不会嫌他烦。

说着说着,爆豪的视线就飘到了病床旁边的仪器上。

心电图正常。

血压正常。

呼吸频率正常。

输液管中的营养液有规律地往下滴。

“废久,你睡够没有?”

“……”

一如往常的自问自答结束,爆豪站起身,说:“我明天再来。”

可能是这样的告别已经重复了太多次,以至于爆豪没有留意到他转身以后绿谷微微颤动的眼睫,在眼底扫下一层阴影。

所以第二天,当切岛不要命地摇着他的肩膀对他说:“绿谷醒了!!!”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短暂的茫然,双腿几乎是不受大脑控制就带着他往病房的方向跑。

而此时房间里已经挤满了人。

爆豪站在人群的外围,看着被众人簇拥着的绿谷,脑子还有些空。




绿谷出久环视着熟悉的病房,第一次觉得这个房间是那样的亲切。

如果房间里的人没有那么如狼似虎地盯着他的话。

面对着同伴们或笑或哭的脸,绿谷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谢谢”和“抱歉”,其他班的同学也纷纷派出自家的探视小队,这倒让绿谷有些受宠若惊。探病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其中不乏老师们满含“爱”的教育指导。到了最后,病房终于空了下来,阳光洒满整个房间,照在大家堆满桌面的鲜花和果篮上。

只是病床前还有一个人站着。

爆豪胜己。

绿谷看着爆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知道爆豪是在B班的拳藤带领其他人过来的时候一同进来的。……或者换个说法,爆豪刚站在门口,他的目光就停驻在爆豪身上,再没移开。

也许小胜其实不想来见我。绿谷自嘲地笑笑。

他看着爆豪走进病房后就靠着一边的墙,眼睛明显没有聚焦,也没有说话,安静得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直到病房空了好一会,爆豪才像是忽然意识到他此番过来的目的,走过来霸占了病床旁的椅子。

但还是一声不吭。

绿谷有些紧张。

“……小胜?”

一只手突然在他的头上揉了揉,“头发乱了。”爆豪这么对他说。

绿谷觉得今天的爆豪很奇怪。

可当他察觉到自己头上的手逐渐下移,对方修长的手指在他的嘴唇上缓慢摩挲的时候,某些荒诞的记忆才开始复苏。

脸上的热度在疯狂飙升。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绿谷看着爆豪在他眼前不断放大的脸,这么问着自己。

那天他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实在是不想让短暂的一生再留下什么遗憾,所以就不管不顾地亲了上去。

而这一刻即使爆豪留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拒绝,他还是不想躲开。

应该是不需要理由的。绿谷在心里回答。

只要这个人是小胜就好。



两人的距离慢慢拉近,他们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彼此的心跳。

可是最后爆豪胜己停了下来,绿谷出久也没有再进一步。



爆豪往后退远,扣着绿谷的手就此松开。

不对。

时间不对,地点不对,窗外吹来的风不对,照进来的阳光也不对。

爆豪意识到自己遗漏了某个很重要的点。

他的目光兜兜转转,最终停留在被绿谷藏在被子下的双腿上。这是所有来探视的人极有默契避而不谈的东西,绿谷对此也浑然不觉,一副我大病初愈的样子。

你看他现在还笑得这么没心没肺。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也许此时此刻并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最佳时机,之前来的那么多人都在小心翼翼地回避着绿谷的“未来”。可爆豪宁愿被别人骂作是不近人情的混蛋,他也不希望绿谷在自己面前含含糊糊地搪塞掉这么严肃的事情。

“废久你要是敢不说实话我现在就打爆你。”



绿谷有时候真的是恨死了爆豪的敏锐,非要堵死他的退路才肯罢休。

“小胜你,你好歹让我准备一下道别的台词吧。”绿谷不出预料地发现爆豪黑了脸,他牵动了一下嘴角,但实在没办法做出那种礼貌的微笑。

“我已经递交退学申请了。在你来之前。”



床边的椅子因为爆豪带着怒意的站起和地面撞出了刺耳的响声,他怀着与刚才全然不同的心情逼近绿谷,一字一顿地说:“我不同意。”

如此强势的爆豪让绿谷忽然烦躁起来,“小胜我知道我……”

“你他妈知道个屁!!!”



啊,又来了。

又是像以前一样的争吵。

绿谷垂下头,努力平复心里那股作祟的情绪,“小胜你先回去吧,今天谢谢你来。”

爆豪简直都要被气笑了。他伸手掰过绿谷的脑袋,逼着绿谷和他对视,“废久,我天天像个傻逼一样坐在这里等你醒过来,你现在让我先回去?你可真是好样的。”

绿谷愣住。

“老子不同意你退学!你听见没有?!”

绿谷这回觉得奇怪的是自己了,胸口很堵,还很酸。他绷了许久,才艰难地说:“小胜,我希望这一次,你不要为难我。”



爆豪听到这句话时,浑身有些发冷。

绿谷此刻的神情竟然和幻境里那个恶心的冒牌货诡异地重合了起来。

「小胜,你别为难我了。」

真是天大的讽刺。



「你放弃了这里,醒过来一定会后悔!!!」夹杂着报复的快感,敌人歇斯底里的吼叫再度响起。爆豪仿佛看到了空气中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猖狂大笑。

「你赢了我又怎样?!结局不也还是没变吗?!英雄人偶已经被毁啦!!!」

他僵硬地放松了对绿谷的钳制,转过身一脚把倒地的椅子踹飞到墙角里。



“绿谷出久。”

绿谷呼吸一滞,不敢置信地看向爆豪。

“我以后不管你了。你好自为之。”

“嘭”——门被重重的关上。

爆豪走了。


绿谷近乎绝望地掀开被子,想跑出去追上爆豪。他的上半身已经偏离了床边,可是腿没有动。

他整个人像被冻住一般定在原地一秒有余,然后才扶着床,慢慢把身体挪回原位。

他躺下,把被子蒙在头上,不再出声。




“爆豪,怎么这几天没见你去绿谷那?”切岛撕开面包的包装袋,和爆豪并肩走着。他有些疑惑,毕竟以往的这个时间爆豪通常都是在医疗室里照顾绿谷。

不会又吵架了吧?切岛漫无边际地想。

“你别和我提那个废物。”

卧槽还真是?!

切岛手一抖,面包差点掉到地上。他得赶紧通知上鸣那几个做好防范,要知道爆豪每次和他的幼驯染闹别扭脾气都会差到极点。

他拍拍爆豪的肩,安慰道:“男人嘛,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然后趁着爆豪还没发作赶紧跑远:“那什么我先走了!”

“狗屎头老子待会就把你炸飞!”爆豪撇撇嘴,很嫌弃地掸了掸肩膀,像是上边粘上了什么病菌。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去哪,干脆就在学院里漫无目的地走。



鬼使神差间,他又来到了医疗室门前。

“啧。”爆豪看到这熟悉的门口,整张脸马上沉了下来。

他刚想转身离开就听到房内传出了类似重物落地的声音。

“废久这白痴又在瞎折腾什么啊?!”

本着我并不是担心这个混蛋我只是很好奇的心理,爆豪推开了门。

可眼前的景象却刺得爆豪愣在原地。



病床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放置了一个护栏,爆豪分明记得这是很久以前他和上鸣几个人整理仓库时堆在最角落的东西。绿谷双手扶在两根护栏上,腿上缠着护具,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但严格意义上来说,绿谷的动作并不能构成“走”这个字。

虚弱无力的双腿无法完成这么艰难的任务,绿谷拼尽全力把左脚往前移后,右脚就会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导致整个人往前摔。

护栏全长两米,但这短短的两米是被绿谷摔完的。

刚学会走路的小孩都没有这么狼狈。

爆豪只觉气血上涌,可绿谷细弱的声音把他牢牢圈在了原地。

“Plus Ultra.”

他看着绿谷慢慢爬起,继续移动脚步,再继续摔到地上。

“Plus Ultra.”

“Plus Ultra.”

“Plus Ultra.”

“Plus Ultra.”

一句比一句坚定的口号和接连不断的摔倒成了死循环,扎进爆豪心里。



“唔!”绿谷痛呼出声。

可能是这一下摔得狠了,绿谷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站起。

徒劳无功后,绿谷趴在地上,等待身体恢复力气,眼泪就这么冒了出来。

那一刻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他走到绿谷前面,强行压下言语中的颤抖,低声说:“废久,起来。”

生理性的抽噎因为这声“废久”强制性地停止,绿谷慌忙地把脸埋在手掌之下,缠着护具的腿往宽大的病号服里一缩,便不再有任何动作。

地面的冰凉透过衣服渗进毛孔,某种滚烫的液体不受控制地从眼眶中汩汩流出。

现在这张脸……绝对不要被小胜看见。

绝对绝对,不要被喜欢的人看见。


压迫感由远及近,爆豪曲腿坐在绿谷身前,双手一捞,很轻易地把蜷曲在地的绿谷抱到自己怀里。

他偏过头,脸贴着脸,侧耳细细听着绿谷一下一下拼命想忍住的抽泣声,刺得他鲜血淋漓。

他本想像以往那样直接从地上拎起对方,然后把这个哭哭啼啼的家伙骂到清醒为止。

可在他眼里本该如此习以为常的事情,他却早已无能为力。

“哭什么啊,丑死了。”

爆豪的怀抱让绿谷的眼泪掉的更加凶,“小胜你不是说不想管我了吗……”

爆豪噎住,怒道:“我平时说了那么多话你就专挑这一句记!你给我马上起来!!!”

绿谷却不肯动,他双手紧紧环住爆豪,就像小时候爆豪给他抓的那只独角仙飞走了一样无助地哭着:“我已经连追逐你的脚步都做不到了……”

“你现在不是已经追上了吗。”

“???”眼泪还挂在脸上,绿谷看着爆豪,明显是没反应过来。

直到爆豪目露不耐,绿谷才仿佛是通了电一样,整张脸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烧了起来。

“我说的不是……”

爆豪直接亲了他一口。

等到绿谷终于安静了下来,爆豪才满意地点点头,正色道:“走不了,你就给我爬,爬不动了,我背你。”

“废久,你这辈子注定和我绑在一起,逃不掉了。”有些粗鲁的揩去绿谷眼角的泪水,爆豪护着绿谷的腰,慢慢把他扶起来。


光影交错,那些晦暗的、不堪的、亦或是少有欢乐的过往像是黑夜中偶有闪光的路灯断断续续地照在两人身上。

那片被咬掉最甜一口的西瓜,故意抢走的欧尔迈特玩具,树林里飞走的独角仙,差点报废的《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无数次的沉默以对和恶言相向……

仿佛是一连串浮出水面的泡沫逐渐破裂,在绿谷的世界中发出细微的轻响。

绿谷定定地看着爆豪,嘴里又尝到了眼泪的咸苦。他想他应该准备一个盒子,把爆豪对他说的那两句话锁进最深的地方,埋在心里。



“小胜……我的退学申请……”

“我扔垃圾桶了。”



几个月之后——

绿谷腿上没有缠着护具,他扶着护栏站稳,小心地向对面的爆豪走去。

爆豪一脸无所谓地站着,可四肢早已紧张得绷得死紧。

绿谷距离他越来越近……

……

最后稳稳当当地站在了爆豪面前。

他张开手臂,像是讨要奖励的小孩子。

爆豪笑了,用力一拉,把绿谷抱进怀里。

“欢迎回来,我的英雄。”

END.

(以下是我的个人唠叨)

暴风哭泣!!终于完结啦!!!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各位天使!我爱你们!!!能够接受我写的胜出真的太好辣!(毕竟ooc满天飘……)

唔啊啊啊一直只会脑内小剧场的我竟然也写完了一篇胜出文真是老泪纵横qwqqqqq

关于胜出的脑洞有很多,之前也说了下一篇会是十杰paro(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但是我觉得,我的第一篇胜出文一定要是原著向,也许是个莫名奇妙的执念吧但好在圆满完成。

8.13到现在,谁能想到我之前只是想撸个小段子的呀哈哈哈,像我这么一个爱半途而废的人终于也有一件坚持到尾的事啦。

应该会有番外(有些东西没办法在这章一次性说完)同样也是那句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啦orz

期待与你们的再次相遇♡能认识你们真好!!!

评论(45)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