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云海之上02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前期全员大乱斗(´つヮ⊂)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 01

02

如若以黑夜为底,抬头仰望,持有地图的九人此刻就像轨迹逐渐重合的繁星,从大陆的东西南北向中央汇集,最终驶向同一个终点——

圣火祭坛。

天光渺渺,野草荒藤在百年的静谧中肆意生长,愈见苍幽。时间无情侵蚀着布满青苔的断壁残垣,褪淡了曾经圣歌如沐的飘摇光景,徒留面容模糊的雕像屹在原地,空洞的双眼依稀流露出往日的骄傲与荣光。

九樽高耸的石柱在众人踏入祭坛的那一刻重新被火焰点亮,金色的火球幽幽悬浮在石柱顶端,使刻满不同种族文字的柱身染上了绯色。

九位命定之人在一片肃穆的寂寥中遥遥相对,分明是素不相识,他们此刻却极有默契地保持同一步调迈上石阶,走上高台。

站定,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同时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无二的惊讶。

像是一切都准备就绪,无悲无喜的女声开始在祭坛内的各个角落流淌,让人无法分辨声音的来源:

“龙族,人类,精灵……”

被精心保管的地图残片仿佛是跟随某种召唤飞跃而出,伴随着不甚真切的古老吟唱在空中盘旋飞舞,渐渐合为一体。

“你们将并肩作战,一同前行,最后于云海之上接受考验,抉择出宝藏唯一的主人……”

火光大盛,屹立百年的雕像终于完成使命碎裂崩塌。与此同时,流光飞散,九张完整的地图浮现在众人面前。

森林荒漠,山脉大海清晰可见,不再是之前残片上模糊的线条和虚影。一条标注好的路线从其间蜿蜒而过,指向大陆的极东——

无数代人为之疯狂的、宝藏的真正居所。

“这就是……”

当传说成为现实,当奇迹降临在自己身上,九人接过漂浮在空中的地图,或是激动不已或是不敢置信。虽然早就做好了向前迈进的心理准备,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是令他们震惊到失语。

只可惜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享受这种惊喜。


“既然迟早都会淘汰掉弱者,那为什么还要把你们这些累赘留到最后?”


不输于祭坛圣火的龙炎顷刻间喷薄而出,爆豪轻打响指,火焰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席卷气流冲向众人——

突然的袭击杀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绿谷先是一愣,随后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奔向不远处皮肤已经泛起不正常红色的绿发少女,将她护在身后。

剑光一闪,除了爆豪以外没有人看清绿谷反击的始末,他们只觉脸颊一凉,有什么东西擦过身体扑向前方,紧接着狂风顿起,猖狂的龙炎陡然熄灭。

“你还好吧?”绿谷赶紧查看了一番身后精灵的情况,再度转向爆豪时,眸中燃起了灼灼怒火,“身为龙族,你难道不知道龙炎会对精灵造成致命的伤害吗?!”

“她哪有那么容易死?”爆豪勾起嘴角,对着绿发少女冷嘲道:“我说的对吧?少族长。”


“爆豪胜己,你们龙族无论过了多少年还是如此令人生厌。”蛙吹梅雨波澜不惊地回讽,她扯了扯绿谷的衣袖,面上的表情瞬间柔和起来,“谢谢你,亲爱的勇者大人。不过这种程度的龙炎我还是勉强能够抵御的。”


绿谷松了一口气。而一开始就操纵扫帚飞往上空躲避攻击的丽日御茶子此时缓缓降落在梅雨身边,她看向梅雨泛红的双臂,掏出随身携带的药剂,小声道:“如果你不介意,就让我为你处理一下吧。”

切岛撤回攻势,对目前的状况还有些摸不着头脑。饭田收起骑士专用的防御盾牌,朝身后的轰和上鸣、耳郎说:“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还有,我觉得您可以把这位小姐放下来了。”

上鸣红了脸,刚想对耳郎解释一番就遭到对方毫不留情的肘击。

轻松一跃,耳郎从上鸣怀里跳下站好。

本来可以很轻易地避开攻击却被强行公主抱……她瞪了一眼这个头上有着闪电标记的人,冷哼一声:“你没必要多管闲事……费劲不说,我还得和你道谢。”

本来还有些低落的上鸣立刻满血复活,他蹭到耳郎身边,话题由起初的“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逐渐往各种乱七八糟的方向发展。

轰焦冻默默地注视着上鸣电气,不是很懂为什么这个之前在皇室酒会上与自己相识的友人明明隔空对着未婚妻痴汉了那么久,结果现在碰面了却要装作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样子……

这就是民间所谓的情趣吗?



另一边,本就对绿谷的身份有所怀疑的爆豪因为蛙吹梅雨那一声“勇者大人”彻底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废久。”带有轻蔑意味的昵称被爆豪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他走近绿谷,赤色的披风在祭坛碎裂的石板路上一扫而过。

绿谷顿时警惕起来,甚至没时间思考“废久”这个莫名奇妙的称呼,藏在手套下的双手就已微微握紧,试图驱散掌心被剑刃力量反噬所导致的刺痛。

“刚才的招数,剑身的样式,还有那什么可笑的‘勇者’……你是欧尔迈特的继承人吧。”




乌云翻滚,混沌的穹顶下男人的大笑响彻云霄。

锋利的剑刃指向天际,霎时寒光四起,剑气纵横,整片天地只剩下那人被电光照耀的身姿——

「我来了!!!」

鲜血飞溅,大地震颤,黑龙的咆哮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第四纪元的最后一个春天,弱小的人类在勇者欧尔迈特的带领下第一次战胜了龙族。至此,人龙两族签订合约,以人鱼姬的无尽之海为界各据一方,一同迎来了和平的新纪元。

而这一切的缔造者将被后世永远铭记。




“承蒙家师厚爱。”剑锋出鞘三指的距离,不多不少,绿谷朝空中的某处虚行一礼。

得到满意的回复,爆豪笑了,指尖的火花因为过于兴奋而无法熄灭。

“我承认,欧尔迈特很强……可你们人族再怎么自视甚高也得给我有个限度。”

气流涌动,龙威降下,在近乎窒息的高压中,绿谷站直身体,毫不畏惧地与爆豪对视。

却也不曾拔剑。

你看啊,就是这个眼神,就是这种让人火大的目空一切的姿态……

爆豪低下头凑到绿谷耳边,眼睛的余光瞟到了对方因为缺失第一颗扣子而变得松垮的领口。无法抗拒的龙类本能使爆豪不由自主地追逐这股令他迷恋的气息,口中吐露的话语却和他亲昵举动完全背道而驰,“虽然不知道这股力量到底出于什么目的选择了九个候选人,但最强的宝藏理应冠上我爆豪胜己的名字。”

“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让我那么轻易地就碾碎人族的骄傲……废、嗤,亲爱的勇者。”

最后的嗤笑声在留下满满的不屑后逐渐飘散,这是同一天的第二次,绿谷站在原地看着爆豪走远的身影。

很狂妄,但又有些孤独。

绿谷出久回忆着欧尔迈特遗留给他的所有典籍,尔后脑海里剩下的,是一张以古龙语书写的龙族族谱。

法夫尼尔、尼德霍格、尤蒙刚德……无数个活在传说里的名字随着树杈般繁复的分支从眼前掠过,最终来到了绿谷所处的第五纪元。

——爆豪胜己。

现今龙族钦定的下一任龙王。


绿谷摩挲着剑柄上的纹路,想起白天那个卖花女跑远后又带着另一朵花匆匆回来找自己打听爆豪的下落,他才知道原来爆豪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欺负对方。而就在刚才他出剑斩灭突袭过来的龙炎时,他也才意外地发现爆豪其实刻意控制了龙炎的威力。

可欧尔迈特,我还是不明白……




活在第五纪元的绿谷出久无缘目睹那场人龙大战欧尔迈特耀眼的身姿,却通过传承幻化的光影见证了改变他命运的一代勇者走向死亡的全过程。

记忆中的欧尔迈特,总是在咳血。

师徒两人横亘着无法回溯的时光,绿谷出久努力学习着传承中的一切,却无法再为自己的老师做些什么。

他只能看着那场大战遗留下来的创伤不断消磨欧尔迈特的生命,直到对方眸中的光彩逐渐寂灭。

在天地仅剩下黑白两色的一瞬间,绿谷甚至产生了穷尽一生也要屠尽所有龙族的可怕念头。

可欧尔迈特在传承中留给他的最后一句叮嘱却是:

「少年,无论发生了什么,身为我的弟子,请你务必对龙族充满期待。」

——好。我答应你。

绿谷做出了承诺,即使欧尔迈特永远不可能听见他的回答。

但就在今天,就在绿谷出久发现人群之中竟然混进了龙族后,差点无法抑制住杀意的那一刻,他才突然意识到有些东西并不是做出承诺就可以轻易放下的。

这份近乎丑陋的偏执,迟早会伤害到身边的人。

如此不纯粹的自己,真的有资格继续成为勇者吗?

“欧尔迈特……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或许得归功于爆豪刚才的袭击,其余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在一旁和梅雨相谈甚欢的丽日忽觉脚下不对,她低头观察了许久,惊叫道:“传送阵!”

莹莹蓝光升起,丽日的惊呼仿佛触碰到了某个奇妙的开关,祭坛地面的魔力波动不加收敛变得越来越强,繁复的法阵在瞬间成形,将众人吞噬。

幽暗的森林里白雾弥漫,悄无声息,似乎早就做好了迎接来者的准备。

TBC.

纯粹的过渡章…

写得很乱…

(滚去备考

评论(14)

热度(73)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