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云海之上03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前期全员大乱斗(×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ooc预警!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01 02

03.

混杂甜腻香味的白雾穿行于幽黑粗壮的古木之间,偶有水汽凝结而成的小水珠从静止的树叶上滑落,在污浊泥泞的地面上积蓄出一滩滩小水洼。

一只正啄食地上腐叶,形似乌鸦的黑鸟被足下突然亮起的蓝光惊得飞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声音乘着刮起的北风朝四面八方扩散,由近及远将密集的树冠吹出层层波浪,像是在给望不见尽头的森林深处传达某种讯息。

——他们来了。

乍起的光芒一闪而逝,勾勒出九人的身影。

“总感觉这第一关就有点不妙啊……”切岛摩擦着双臂裸露在外的皮肤,努力适应林间骤降的温度。见状,上鸣没说什么,只是默不作声地走到了耳郎前面。

众人的队形在沉默中完成了调整。绿谷和爆豪几乎是作为被默认的最强战力在前方开路,上鸣、切岛分别护着队伍的左右两翼,轰和饭田一同提防队尾的情况,女孩子们则被六人包围在最中心。

树木丛生,遮蔽天空,以其独有的方式排斥着眼前这些打破安宁的造访者,甚至隐隐发出了警告。

除去一开始那只黑鸟的嘶喊,除去现在落叶泥土被踩踏而出的吱吱声,整片森林在九人到达之后竟一直维持着一种诡异的静谧。

如同被无数双眼睛监视了一般如芒在背,这种感觉着实让人不安。

“各位,我想我似乎知道这是哪里了。”蛙吹梅雨停下脚步,摘下挡在面前的叶子。

果然,在感受不到树叶上万物共通的生命气息后,梅雨迎着注视自己的道道视线,说:“我们现在就位于精灵族的禁地——迷幻之森。”

丽日惊讶地瞪圆了眼睛,“那个传送阵居然横跨了半个大陆把我们送到了这么远的地方?!”

“你说这里是禁地?”耳郎蹙起眉,将腰间的弯刀上提到最容易出鞘的角度。也不怪她如此谨慎,毕竟禁地这两个字本身就足以令人心生忌惮。

缭绕的白雾突然间变得厚重无比,仿佛在回应耳郎的疑问。空气中满满的潮气让简单的呼吸都显得有些困难。梅雨低下头,一直没有什么波动的面容染上了一丝歉意,“精灵族的禁地向来只有祭司可以踏足,所以我能够提供的帮助实在有限……”

“宝藏既然选择了九个人,你就不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嘛!”上鸣笑着劝慰,同时向前方喊道:“勇者大人和……那只脾气超——烂的暴龙!继续带领我们前进
吧!”

“哈?白痴脸老子待会就宰了你啊!!!”

……

“等等……”绿谷站在原地,没有动。拨开浓浓的雾气,他的声音奇迹般没有受到阻隔,清晰地传到众人耳边:“最后的两个人、轰和饭田……怎么没有跟上来?!”

“欸?!!!”

霎那间,粗壮的藤蔓破土而出疯狂生长,不过几秒钟就把天幕扯下吞噬了仅剩的微光。肥硕的枝叶将小队冲散,以摧枯拉朽之势把森林的入侵者逐个击破。于是,九人的冒险到此为止,而宝藏依旧是个没有揭开面纱的传说……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爆豪双手抱臂,好整以暇地倚着身后的树,因为有披风作缓冲,凹凸不平的树干靠起来倒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赤金色的龙炎仅仅是围绕着他盘旋飞舞,那些藤蔓就不敢再来找他麻烦。

而蛙吹梅雨也许是身为精灵的缘故并没有遭到藤蔓过多的刁难,所以转而跑去帮助一旁疯狂挥洒药水的丽日。

耳郎的刀法出乎预料的凶狠和犀利,上鸣只好默默歇了自己英雄救美的心思。

至于切岛明显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越打越嗨。

此时爆豪才不得不承认,这些一直没被他放在眼里的家伙,多少还是有点过人之处的。

相比之下,这就更显得绿谷出久的不对劲。

刺、劈、撩、砍,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每一个动作都像教科书一般无懈可击。

可这不是勇者的出剑方式。






龙族生命悠久,爆豪胜己现在虽是少年模样,但若以人类的寿命换算,他已经走完了普通人一生的历程。一百年的光阴对于龙族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他在短短的百年里遥遥领先所有同类成功化为人形,如此天才之姿直接奠定了他下一任的龙王宝座。

这也意味着,爆豪胜己还是一只懵懂幼龙的时候,就曾瞥见当年那场人龙之战的尾声。

那道剑光斩破天际,带着无尽的肃杀之意刺穿了黑龙的心脏,同时也在爆豪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剑影。没有战栗和恐惧,他的脑海里唯一的念头是:

这个叫欧尔迈特的人,好强!

关于这场战役,年幼的爆豪只觉得这是一次大规模的种族冲突,不过比以往要声势浩大了一些、龙族难得输了而已,这也没什么,反正他迟早有一天会为龙族雪耻。可随着爆豪的不断长大,他再一次回过头来研究一切的始末时,却发现了诸多疑点。

比如无人知晓战争爆发的契机,比如第一勇者欧尔迈特在此战后突然身死,比如大陆上所有的史料出奇一致地对这场战役讳莫如深。

再比如……那由人类斩出的惊世一剑,现在回想起来,竟然充满了悲伤。

族内的长者都在劝告他不要过于深究,可爆豪却无法释怀。

一开始宝藏的地图出现时,爆豪只是对这个宝藏“最强”的名号有点兴趣,毕竟在他眼里,最强的东西理应由最强的自己拥有才对。至于宝藏本身,于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可后来他想,也许这股传说中的力量能解开他的疑惑也说不定,便跟随指引离开了龙族。

然后爆豪遇到了绿谷,欧尔迈特的继承人。

龙族与勇者,可能这就是宿命。





“欧尔迈特怎么会选择这种家伙?”爆豪皱起眉,绿谷的一招一式对于藤蔓而言可以说是十分有效,却过于阴狠,这样的把戏放在一个招招致命的杀手身上倒还正常,但如果是勇者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绿谷很快就摆脱了藤蔓的纠缠,转身从原路返回寻找轰焦冻和饭田天哉。

爆豪撇了撇嘴,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轰!饭田!”

“勇者大人!”饭田再次用盾牌挡下藤蔓凶猛的攻势,“请您小心一点!这藤蔓有古怪!轰殿下他……咦?!”

本来死死缠住轰焦冻的藤蔓在看到绿谷到来后忽然松开,枝条迅速扭动,向绿谷猛扑过去——

“铛——”藤蔓与剑身撞击发出沉闷的声响,绿谷惊诧地发现之前无往不利的剑招现在居然对藤蔓无法造成任何威胁。

“咳咳!”轰焦冻的颈脖浮现出淡淡的黑色,这是被藤蔓缠绕过的地方。他努力压下强烈的窒息感,朝绿谷喊道:“不要听它说的话!!!快跑!!!”

“说话?!”来不及问清楚,绿谷又被藤蔓逼退了两步,虎口握剑的地方隐隐发麻,“饭田,你带着轰先走!我随后就到!”

饭田扶起轰撤离,他最后看了一眼舞动的藤蔓,总感觉这些诡异的植物要比刚才兴奋很多。

“请您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带蛙吹大人过来!”

绿谷深吸一口气,五指松开,手腕内旋,又立刻握紧剑柄,这是另一个拔剑式。整把剑因为这个细微的调整瞬间变得截然不同,可怕的波动顿时向四周扩散。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爆豪顿觉奇怪,此时的绿谷好像又变回了之前和他对峙的勇者。

可他还没有看清绿谷身上的转变,就听到铛啷一声——

绿谷的剑掉到了地上。

雾气渐浓,藤蔓满意地缠上绿谷的腰,从他的袖口钻了进去。

绿谷出久木然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在何处?你在何处?」

黑暗中响起温柔的女声,拂过绿谷的耳畔。

绿谷浑身一凛,下意识想要抓住腰间的剑,却摸了个空。

“你是谁?!”


「出久!听我的话!别出来、千万别出来!」

视线骤缩成一条缝,朦胧的光从那条缝隙透了过来。

绿谷出久发现自己蜷缩在一个狭小的柜子里,粗糙的布料磨着他的脸,一堆衣服包裹着他,其中有一件还是裙子。

他伸手,想推开柜子的门,却发觉柜子只是晃了晃,柜门还是紧闭着,好像被人从外面锁住了。

可绿谷记得这个柜子分明是没有锁的。

「好好躲在这里别出来!出久,记住,这一次你不是勇者!」

你不是勇者!

绿谷的手像被烫到了一般往回缩,直觉告诉他柜门外绝对发生了某些可怕的事情。恐惧扎根,肆意生长,他浑身上下都在止不住地发颤。

女人的声音消失了。

凉意从绿谷的手臂向上蔓延,直把他往下拖往下拽,失重感让疯狂跳动的心脏一阵紧缩。

柜门外透过来的一线光芒越发暗淡,接踵而至的是强烈的窒息。

我要死了吗?

黑暗上涌,将他吞噬。就在绿谷以为自己要坠进深渊的时候,柜子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双手把他从柜子里抱了出来。

“勇者大人,你可真够狼狈啊。”

伴随着这声不冷不热的嘲讽,光亮驱散了一切寒冷和黑暗。绿谷茫然地睁开眼,一抹嚣张的红色就这么闯进了他的世界。

他所有的光芒所有的温暖全都来自于同一个人——

爆豪胜己。

龙炎灼烧,缠绕绿谷的藤蔓在火光中化为灰烬。



“勇者大人!!!”饭田带着梅雨众人从前方赶来。

绿谷挣脱爆豪的怀抱,拾起地上的剑后慌忙地退开几步远,看向爆豪的眼睛里尚带着惊疑不定。

“谢谢……”




“没想到这片森林里会有魔鬼藤,幸亏你们制服了它。”蛙吹梅雨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它最喜欢缠上那些茫然不安心怀杂念的人,留下痕迹以后再吃掉,不过意外地对精灵很温柔呢……”

“吃掉?!”和藤蔓大战了三百回合的切岛心里有些发毛。

上鸣瞟了一眼轰焦冻的颈脖,上面类似淤青的黑色痕迹已经开始消退。他轻轻拍了拍轰的后背,低声道:“你要是有事,多少也和我说一下吧。”

轰没有作声,目光隐晦地落到一旁的绿谷身上。




解决完魔鬼藤后,众人继续前进,但绿谷提出和饭田调换位置,来到了队尾。

爆豪冷哼一声,却也没有阻止。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九人走到了森林的最中央,一条小溪像是保护屏障一般把这里围成一个圈,阻隔了萦绕的雾气和任何危险的东西,安宁得恍若仙境。

丽日提出在这里扎营休息一晚,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深夜。

在大家陷入梦乡之际,有一个人独自来到溪边,是绿谷。

他摘下手套,挽起袖子,白色的月光照在他的左臂上。

浓烈的黑色痕迹纵横交错,丝毫不见消退的迹象。它们张牙舞爪地占满绿谷的手臂,无端透出几分狰狞。

“这下可麻烦了……”

“原来你也知道麻烦啊?”另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绿谷一僵,刚想转身回击就被人牢牢钳制住。

红色的披风将两人包裹,爆豪伸手抓住绿谷的手腕,迎着月色打量魔鬼藤留下的黑色疤痕。

“真丑。”

赤金色的龙炎随之点燃,火焰盘旋了几圈,最后凝练成玄奥的纹路印在绿谷的手腕上。

那些黑色的疤痕如临大敌,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隐约还能听见尖叫声。

绿谷自认对龙族颇有研究,就连那最艰难晦涩的古龙语他都学了个七八成,可他把脑海里的典籍全都翻遍,都没有与手上这道用龙炎勾勒出的金色纹路相匹配的信息。

未知的事物永远比已知的危险更为可怕,绿谷完全不明白爆豪此举的意图,干脆选择保持沉默。

“累死了。”

爆豪把头搭在绿谷的肩上,声音有些没精神。好像为了帮绿谷驱散这些黑色的痕迹,真的耗费了他不少精力一般。

“废久,陪我睡一觉。”

……

……

……

哈?!

TBC.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

评论(13)

热度(58)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