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云海之上04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前期全员大乱斗(×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ooc预警!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01 02 03

04

“早啊!”

“早!”

上鸣和切岛同时掀开营帐的帷幕,伸着懒腰享受起清晨满含生机的温暖阳光。虽说昨晚一夜无恙,但在这么诡异的森林里扎营多少还是让人有些不适应。

于是乎两人顶着惺忪的睡眼,做好向崭新的一天迈出美好的第一步的准备后,一脚踏进了滚滚黄沙里。

“……”

“???”

沙子和着风糊住了他们的眼睛,上鸣站在一旁茫然地抹了把脸,转身走回营帐,“我一定是没睡醒不然这深山老林里怎么全是沙子……”

“等等等等!!!上鸣你回来!!!”切岛长臂一伸把上鸣捞回原地,毫不犹豫地朝还在打哈欠的对方来了个背击,“你好好看清楚我们在哪!!!沙漠!!沙漠!!!”

“沙什么……”

……漠啊。

狂风渐起,沙粒飞扬,这阵妖风刮得上鸣的脸有点痛。连绵起伏的沙丘取代阴冷的树林向远方流淌,阳光烘烤大地,把呆立原地的两人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中投射出渺小的影子。

周身的温度因为切岛的提醒而变得滚烫起来,上鸣仅剩的睡意瞬间无影无踪——

眼前没有藤蔓,没有树木,没有溪流,缭绕纠缠的白雾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猛地回头,九人昨夜搭起的几顶帐篷还孤零零地立在沙漠中央,就像大海中的一座孤岛。

……

无数思绪在大脑中闪光爆炸,最后上鸣果断选择朝营帐大喊:“你们都给我出来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大早上鬼哭狼嚎什么?!”

回答他的是耳郎锐利的飞刀,堪堪划过耳侧。

一滴冷汗冲淡了烈日灼烧的热意,上鸣本想若无其事地朝自己的未婚妻来个爱的早安,却被眼前三位被绸缎蒙得只剩眼睛的少女吓得把原来的台词咽了回去。

“你们适应得也太快了吧?!牵个骆驼就能来场沙漠之旅了我说!!”

“女孩子在这方面意外地很强啊……”切岛咂巴咂巴嘴,上下打量着充满异域风情的三人,不住赞叹。

刚从帐篷走出的轰焦冻和饭田天哉也是被耳郎等人的全副武装弄得一惊。尤其是饭田,两相对比他忽然觉得自己的骑士盔甲憋得慌。

“别看我们这样,实际上是多亏了御茶子噢。”梅雨原地转了一圈,边缘绣着暗金色花纹的纯白绸缎随之纷飞,舞出美丽的弧度,“但是人类的衣服穿起来都很麻烦啊kero。”

丽日不好意思地揉揉脑袋,藏在面纱下的嘴角可爱地弯起,“大概和上次在祭坛的情况差不多啦,总之就是传送阵再次开启又被我感应到了,于是就让梅雨和响香准备了一下。”

“不仅能察觉到我们毫无感知的魔力波动,还能凭此定位传送地点,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才能啊御茶子。”梅雨夸赞道,顺便给其他几人送去遮阳的衣物,“我稍微用精灵族的秘术加工了一下,抵挡太阳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万分感谢,蛙吹大人。”饭田接过绸缎,转而对丽日说:“丽日小姐,多有冒犯,我想您应该是尊贵的法师吧?毕竟如此出众的天赋在人族中也很少见。”

“是啊是啊!之前在祭坛的时候也是你第一个发现传送阵,还有在森林里和藤蔓大战的身姿,超有男子气概啊!!!”

上鸣无奈地给切岛一个肘击,“哪有你这么形容女孩子的?丽日听了可不会高兴噢。”

“欸?!抱歉!是法师气概!”

轰在一旁幽幽叹了一句:“还真是个热血笨蛋……”

众人笑闹间,丽日垂下头,面色窘迫。她把一直未离身的扫帚收到身后,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同往日一样轻快,“法师什么的我不……”

话到这里,丽日陡然安静了下来,紧接着所有人都僵住,不再说话。

他们齐齐看向爆豪胜己的营帐——

这个本该只住着一位骄傲的龙族的地方,走出了两个身影。

爆豪胜己和……披着爆豪披风的绿谷出久。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谁他妈跟这个废久关系好了?!!”

梅雨故作心痛状,朝绿谷道:“勇者大人,你这样让我很失望。”

绿谷捂住写满“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的脸,连忙摆摆手,“你们误会了……我和他……”他瞥了眼爆豪,表情再次回归古井无波,“呵呵。”

爆豪被这声轻描淡写的呵呵彻底激怒,他直接揽过绿谷出久的肩膀,面色阴沉,“敢不敢再来一架?!”

绿谷气笑,少见的硬气起来,他把身上的披风扯下狠狠糊了爆豪一脑门,难得高声道:“打就打!谁怕你?!”

“……我还是觉得他们关系变好了,不接受反驳。”

“同上。”




树木丛生,白雾飘起,时光倒流回昨夜——

爆豪从后拥住绿谷,脑袋恹恹地耷拉在对方肩上,他说:“废久,陪我睡一觉。”

却未曾放松对绿谷的钳制。

“爆豪胜己,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独属于龙族的强大压迫感让绿谷从一开始的茫然回过神来,他挣了挣,发现爆豪束缚自己的力量并不算小,眼神越发冷厉。

“啧。”爆豪凑近绿谷,刚想骂一句你这人类真是、真是那什么不知好歹,就忽的发现绿谷的右手不知何时抚上剑鞘,许是因为气极,还在微微发抖。

噢。

差点忘了,他是勇者。

爆豪的嘴角恶劣地上扬,他突然想看看,怀里人的骄矜被折断后是个什么样子。

一定特别有趣。

“你手上的主仆契约还差一笔就完成了,不如我们继续?”

整个世界停滞了足有一秒,只剩下绿谷手腕上的金色纹路兀自闪烁着光辉。

寂静过后,是唰然的寒光一现。爆豪耳侧被割断的发丝飞荡在空气中,一柄短刀随之抵上他的脖子。

刀锋很凉,血液很热。

拼着手被扭断的风险,也要转身拔刀啊。

月色模糊了绿谷出久的脸,却让他的双眼更加清晰。

沙弗莱、翠碧玺、祖母绿……爆豪回忆起龙族洞穴里收藏的每一种绿色宝石,竟都无法与绿谷此刻的眼眸相比。

此刻他满含杀意的,刺向自己的眼睛。

那温和无害的皮囊里藏着一个疯狂而又扭曲的灵魂,终于被爆豪抓住了。

“你想杀了我。”

「既然是在人族的领地,我真诚地希望您的举止能够收敛一些,那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尊贵的……恶龙先生?」

带着露水的蔷薇、挂着微笑的面孔、一把隐而不发的剑……没错,从那时候开始就是了。

眼前这个脆弱无比的人类,想杀了我。

绿谷置若罔闻,只就着爆豪的手抬起自己被禁锢的手腕,说:“消掉它。”

“你会死。”

“消掉它!”

刀锋贴近爆豪的颈动脉,隐约可以看见一条血线缓缓渗出。


「少年,无论发生了什么,身为我的弟子,请你务必对龙族充满期待。」

绿谷忽地顿住。


“真可惜啊,人类。”

短刀被击飞,爆豪居高临下地俯视绿谷,眼神冰冷。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回答爆豪的却是绿谷用足力道的屈膝一击,爆豪冷笑,没有选择侧身闪避,而是同样屈腿迎着绿谷的膝盖狠狠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他突然松开扣紧绿谷手腕的左手,失去着力点的绿谷身体瞬间无法保持平衡,往后一仰——

被爆豪顺势压在身下。

草地被两人压出了一个深深的凹陷,泥土摩擦着绿谷的背脊。爆豪反手将绿谷还想挣扎出拳的双臂别到脑后,让他无法动弹。

“我本来以为你和那些废物不一样。”爆豪的低语让绿谷停下了所有动作。

“结果到头来全都是一些狂妄的家伙。”爆豪抬起绿谷的下巴,细细打量着对方的圆脸,皱起眉,“人族到底是有多看低我们,才会觉得屠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竟然敢在和我对战的时候分神,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有拔剑的意思……废久,我分明记得欧尔迈特,你的师傅,他、嘶!”

停止的挣扎因为那个名字变得激烈起来,绿谷一口咬在爆豪手上,凶狠程度不亚于撕扯猎物的狼狗。他尝到了传说中龙血的味道,有点腥。

手上的刺痛并没有迫使爆豪松开绿谷的下颚,只是看着身下人如此奋不顾身的样子,爆豪觉得他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

“你想杀我……是因为欧尔迈特?”

“不许你提家师的名字!”



一剑光寒,黑龙陨落,勇者身死。



爆豪哑然,沉吟片刻后才道:“屠龙……是他的遗愿?”

“遗愿?”绿谷怔愣许久,直到急促的呼吸恢复平稳,直到风吹草动的声响于月色下渐息,那种在人前一直保持的温和笑容才重新挂上他的嘴角,“如果这是欧尔迈特的遗愿,我该有多开心。”

说完,绿谷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双臂能动了,他将手背覆在双眼之上,隔绝了眼里的湿意和爆豪那种好像要洞穿一切的目光。

“务必对龙族充满期待……我做不到。”

传承中那个强大却又瘦削的身影教导他如何出剑,如何自保,反复念叨着失败了不能气馁遇到困难要勇敢向前,还告诉他森林中的精灵们并非不可亲近,大海深处的人鱼姬唱歌很好听……

欧尔迈特生前将传承封印在宝剑里时并不知道接替他的下一任勇者究竟会是谁,所以总是“少年少年”模糊地叫着。可即使是这样,都足以让绿谷出久觉得他身边其实还有人能够见证他的成长。

就像他的家人。



“欧尔迈特他!”声音有些不稳,绿谷的气息乱了,“他不就是因为你们龙族才死的吗?!”

啊……真是好大的一项罪名。

下一秒,绿谷便感觉到爆豪扼住他的脑袋,迅速上提后又猛地往地上按,丝毫没有留情。

草根的露水打湿了他的眼睫,透过扭曲的视线,绿谷察觉到爆豪眼中流淌着某种他看不懂的情绪。

“人族向来不惮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异类,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凶狠、恶毒、残暴……还有什么?!”爆豪掰扯开绿谷遮掩的手摁在一旁,低下头几乎与他双额相抵,“为什么身为欧尔迈特继承人的你,也是这么看待我们的?!”

「喏,臭小子,你要的勇者佩剑!好歹给我收敛一点啊,你可是下一任的龙王!」

「闭嘴啦死老太婆,族里那些老头子都没说什么,更何况欧尔迈特真的超强啊!」

……

「老太婆,欧尔迈特为什么要杀了大黑……」

「胜己……这不能怪他。」

龙炎喷涌,将绿草染上焦黑。绿谷闻到了草木烧灼的焦糊味,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身为我的弟子,请你务必对龙族充满期待!」

……

爆豪冷然,着实不想和身下这个懦弱的混蛋再多说什么,准备起身离开。

结果他的披风被揪住了。

一双腿夹住他的腰,趁他不备往一边突然使劲——

视野顿时上下颠倒,刚被他骂作是混蛋的家伙,现在竟然嚣张地骑在他身上?!

“你他妈要干什么?!”

“我不能听信你的一面之词。”

哈?!这是什么鬼话?!

“我只知道这个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不断承受着战后遗留下来的暗伤折磨,直至身死。”

……所以呢?

这是一段足以让爆豪感到不耐的长久沉默,终于,他听到绿谷说:

“所以,如果真的是我错了,那就请你证明给我看吧。爆豪胜己。”

到那时,我一定会为我的所做所为亲自向你谢罪。



月色温柔地包裹着绿谷出久,让一切都显得有些朦胧。爆豪定定看着绿谷,眼前人此时微微喘着气,手虚搭在他披风的毡毛上,刚才闹了这么一通,这家伙应该是没力气了。

最后,爆豪把目光挪到绿谷苍白的嘴唇,上边粘着他的血。

他忽然笑了,挺身站起,不顾绿谷的无措把对方扛到肩上,走回森林中央。

“你、你要带我去哪?!”

“回去陪我睡觉啊,亲爱的勇者大人。”




被爆豪强硬地丢到地毯上的绿谷,心里一万句妈卖批奔腾而过。可经历了一天的波折,再加上方才的厮打,身体早已疲惫不堪。

他蹭了蹭毛绒绒的地毯,心里暗自嘀咕着这条龙倒是会享受,就这么进入了梦乡。



清晨。

绿谷睁开眼,耳边却传来了另一个呼吸声,很近很近。

……

一个金色的脑袋埋在他的颈窝,还没醒。

绿谷僵住,想扯开缠着他腰间的手,没有成功。

无奈地叹了口气,绿谷认命般躺在原地……其实挺舒服的。

“你们都给我出来啊啊啊啊啊啊!!!”

帐篷外是上鸣凄厉的喊叫声,绿谷疑惑地动了动,突然觉得腿上的触感不对。

无意间低头一看——

身体比大脑反应得更加迅速,绿谷红着脸一脚踹了过去,“爆豪胜己你睡觉怎么不穿衣服?!!!!”

还在睡梦中的爆豪,世界碎裂了。





“勇者,拿着!”绿谷接过切岛抛来的绸缎,学着其他几人披在身上,同时观察四周大变的环境,问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应该是在深夜的时候被传送到这个鬼地方来了,大概这里就是宝藏的第二关吧?说到这个,”切岛对丽日翘了翘拇指,笑着说:“我们队里似乎有一位很厉害的法师啊!传送阵还是她最先感应到的!”

“不是!”丽日喊了出来,声音有些尖锐。

众人面带不解,齐齐看向她。

“我不是法师……”丽日御茶子鼓起勇气将扫帚立在身前,扫帚顶端的六芒星法阵夺去了所有视线。

“我不是法师,我是魔女。”

「烧死这些背叛人族的异端分子!」

「滚出去!」

「魔鬼!下地狱吧!!!」

「……」

漆黑的魔女袍在火焰中纷飞,六芒星失去了原本的光芒。

丽日抬起头,握紧扫帚,说:“我是魔女。”

TBC.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