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菓子

全职ⅠMHA胜→出⃖⃖⃖⃗⃖←轰

【胜出】云海之上05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前期全员大乱斗(×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ooc预警!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 01 02 03 04

05

第四纪元482年,冬。

北风呼啸,大陆上的亿万生灵没有等来隆冬的第一场大雪。

穹顶中央,赤色的流炎带着无尽肃杀之意从天而降,飞跃迷幻之森与无尽之海,直指人族领域。

尖叫和哭喊混杂,人们抬起头,满是惊惶的双目里倒映出黑龙的影子。

双翼伸展,遮蔽天空,流炎穿透龙骨顺势而下,击垮坚固的城墙房屋,在地面上燃起绵延大火。

黑龙背上静立着一位魔女,她沉默地注视人间惨状,不见喜悲。

「那是龙炎!!六芒星和龙炎!!魔女、魔女勾结龙族进攻了!!!」

不知道是哪个角落里传来刻意的惊呼。

恐惧、迷茫、躁动,骚乱从皇城中心炸开,不断向四周扩散。

护城骑士阻挡不住汹涌的人群,他们疯狂逃散,把路旁商铺的水果撞落一地后再踩踏成残渣。

忽地,一片混乱之中,天地间响起了歌声。

飘渺、空灵。

——那是天使的号角。

逃窜的脚步停下了。

白袍逆着人流,与世间所有的光明与希望徐徐而来。他们穿过天幕落下的最后一抹余晖,似春风融化了厚重的冰雪。

骚动渐渐平息,人们不由自主地为来者让出一条宽阔的路。

「请众神侧耳倾听。」

他们低声唱着,举起了手中的黄金十字架。

「忠诚黑暗,信仰邪恶,蒙蔽龙族,猖狂祸世。」

十字架尖端的宝石齐齐对准空中的黑袍魔女。

「教廷在此,谨以无限谦恭之忱,对魔女执行审判。」

而此时狂风袭来。

吼——!!!

声音如同有形冲击大地,黑龙发出愤怒的咆哮,被流炎烧灼的双翼在空中不断滴落鲜血。

「火刑。」

判决声落,人群像是找到支柱般摇臂呐喊:

「烧死魔女!教廷万岁!」

「烧死魔女!教廷万岁!」

「烧死魔女!教廷万岁!」

每一个人都是虔诚的信徒。

魔女面无表情,她弯下腰轻轻拍了拍黑龙的脑袋,整张脸因为这个动作才稍微泛起些活气。

「我们走吧。」她说,「我不想回来了。」

大陆纪482年冬,流火天降,魔女祸世。这将是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盘踞在人们心头之上无法抹去的阴影。




手心开始冒出了冷汗。

丽日御茶子担心自己可能拿不稳手中的扫帚。

她看向同伴们各异的脸色,心中像是有万千毒虫细密啃噬,四肢逐渐发麻。

致死的药剂、古怪的魔法、象征不祥的六芒星……

仿佛魔女生来有罪。

她尝试过很多很多次,试着告诉大家,魔女不害人。

可无论是谁,只要得知了她的身份,都会露出同样的恐惧惶然,纷纷跑远。

所以这一次又要被丢下了吗?

“如果是丽日的话,我想我愿意去相信魔女。”

握住扫帚的手指顿时收紧,说不清是惊喜还是别的什么,丽日御茶子四处张望,终于找到声音的来源——

绿谷出久。

她屏住了呼吸。


爆豪颇感意外地抬眼瞟了绿谷一眼。

梅雨止住了刚要出口的安慰。

所有人都看向绿谷。

是你啊。他们想。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衡量善恶的天平,虽然他们与丽日相处甚短,但仅凭魔女两个字还不足以成为天平倾向“恶”的砝码。

短暂的沉默并不是因为丽日御茶子魔女的身份,而是他们顾虑到了绿谷,传说中第一勇者欧尔迈特的继承人。

那段尘封的过往早已在惊世之战中泯灭了痕迹,唯有教廷留下的只言片语把矛头对准魔女世家。

——邪恶的魔女从中挑拨,最终促使人龙两族兵刃相向。

至此,魔女派系遭到人族的疯狂讨伐,最为猛烈的便是当年欧尔迈特的拥护者。

可现在他们本以为会最排斥丽日的绿谷却站出来说:“我愿意相信魔女。”

丽日忽然有些想哭。

绿谷出久垂下头,看向手腕还未完成的主仆契约。

嚣张的金色纹路张牙舞爪地霸占了手上的皮肤,由于缺乏最后一笔,这个契约并没有成型。

却救了他。

「凶狠、恶毒、残暴……还有什么?!为什么身为欧尔迈特继承人的你,也是这么看待我们的?!」

「——那就请你证明给我看吧,爆豪胜己。」

我自己……也要努力才行。

时隔百年,勇者和龙族的目光再度交汇。

爆豪眼底的赤色让绿谷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宁,仿佛一切都尘埃落定。

“有个混蛋教会我,”绿谷不由自主地抚上腰间的剑柄,手指轻轻颤了颤,“是非对错,要靠自己来分辨。”

那个在迷幻之森里拼命与藤蔓作战,用药剂化解大半攻击的女孩,值得这份信任。

某混蛋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他似乎可以放过这位不知死活踹了他一脚的勇者大人了。

真够狡猾啊,废久。

“丽日御茶子。”绿谷出久卸下佩剑,横举到丽日面前,“请你继续与我们同行。”

“我、小久……”丽日环顾众人,茶色的双眸闪动着泪花。

“中央帝国爆发过很多次由魔女引发的叛乱。”一直沉默的轰焦冻突然出声,平淡的语调听不出喜怒。

丽日的脸色白了白。

“但最后无一例外都是魔女的名号被利用了……你要小心。”

欸?

“御茶子,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精灵族永远都会是魔女的朋友。”

“丽日绝对是一个很可靠的同伴啊!”

“骑士也有好坏之分,魔女当然也一样。”

“……”

丽日把眼中的泪水眨了回去,她轻呼一口气,以同等的郑重横举扫帚,扫帚顶端的六芒星与勇者之剑彼此相对。

她露出了一个开怀的笑,说:“我叫丽日御茶子,是一位魔女。今后的旅途请多指教!”


爆豪双手抱臂,神色淡淡地看着绿谷。

“你倒是对这一代的勇者很上心啊。”蛙吹梅雨的声音冷不丁在他身后响起。

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我猜你喜欢他的味道。”梅雨笃定地说。

“你管得太多了,少族长。”赤金色的龙炎从梅雨眼前一闪而逝,突然的高温让她措手不及,往后跳了两步。

“真是粗鲁。”梅雨揉了揉鼻尖,手放下时,面上只剩一片冷意。

“我劝你离他远一点。”

好笑。

爆豪胜己这才施舍般把视线分给蛙吹梅雨,他悠悠然地转过身,问:“你他妈聋了?他是我看上的东西。”

“所以你们龙族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霸道的性子。”梅雨冷嘲,“你要是真寂寞就滚回去找那些母龙,合你心意的我看多的是,又何必拿勇者取乐?!”

“只有他的味道合我心意。”

……

?!!!

“你……”梅雨瞪大眼睛,尖尖的精灵耳因为这个惊人的回答往上翘了翘。

她看到爆豪掏出了一枚扣子放到手心把玩,扣子上还嵌有翡翠。

“我是挺想直接把他绑回去的,当个暖床的小仆从。”爆豪撇了撇嘴,“结果这个废久居然是勇者。”

“现在我只希望他快点有个继承人的样子,然后好好和我打一架。”

毕竟是得到欧尔迈特承认的家伙。

“爆豪胜己,”梅雨越想越不对,蹙起眉,“龙族一生只会拥有一位伴侣,也只会确认伴侣的气息。你这么对绿谷……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管我。”

梅雨的额角抽了抽。

“老子不会有伴侣,也不需要那种东西。”爆豪终是把那枚扣子收好,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到不远处的绿谷身上。

龙族生命悠长,连爆豪自己都无法准确预测。绿谷出久……只不过是他一生长河中激起的小浪花。

他现在站在岸边,觉得这朵浪花还算好看。

仅此而已。

他迟早要走的。

收回视线,爆豪对梅雨笑道:“没有人能和我并肩。”

TBC.

又是一章短小的过渡,

#我的一生那么长,所以即使我对你感兴趣,也不会为你停留。

龙咔现在对小久……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希望我能表达出来。

评论(1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