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迈入高三,长长长长长弧。





全职︱MHA胜→出⃖⃖⃖⃗⃖←轰︱MARVEL

【胜出】云海之上08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前期全员大乱斗(×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ooc预警!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绝对的力量、绝对的寿命、绝对的自由……如果大陆上真的有神明,那他对龙族大抵是偏爱的。

恨不得亲手为其加冕。

烈日毒辣,黄沙漫天,热风无声吹拂浑浊的血气,在几近窒息的死寂中,三线幽灵或是低垂着后尾,或是扭曲着八足,以各种诡异的姿势朝拜异族王者,然后颤栗。

赤色龙鳞蔓延到指尖,勾出锋利的龙爪,爆豪微敛双目,终是松开了绿谷的手,站起身。

蝎群因为他这个动作直接跪了下来。

其余人下意识屏住呼吸,浩荡的龙威没有落到他们头上,却仍旧带来了强大的压迫感。

透过惨白的日光,他们依稀可以窥见红龙的虚影。

三线幽灵皇此时肢体折断,背壳尽毁。它无比狼狈地俯趴在地,甚至无法动弹。爆豪的视线幽幽落了上去,使其几对腹眼剧烈收缩着。

这个昔日的沙漠霸主终于感受到了,平日它看向同族的,居高临下的目光。

龙炎渐熄,夺去了沙漠里最后一抹亮色,爆豪对三线幽灵皇动了动嘴唇,好像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说。距离最近的丽日忽觉耳膜处隐约泛起一阵刺痛,随即梅雨冰凉的手覆了上来。

“别听,别想。”

三线幽灵皇被龙威一点一点碾为尘土,蝎群因失去首领集体暴毙,它们漆黑的躯壳遍布沙漠,而爆豪只是沉默地站着。

浓浓的铁锈味交杂黑红两色,此时此景壮烈得如同一幅油画,一时间让众人有些失语。


“把他给我。”

伴随这声古老的龙吟,停滞的空气猛然一颤,又再次恢复流动。爆豪看着丽日怀里的绿谷,眼中的赤色逐渐沉淀。

丽日对上这样的眼眸,颇为迟疑地往梅雨那边让开。

爆豪俯身,覆满双臂的龙鳞在触及绿谷的那一刻全然消退,他小心地把绿谷接了过来,一下一下地抚弄绿谷的发顶,像是给那只早已故去的猫咪顺毛。

是错觉吗?丽日蹙眉。

分明表现得那么强势,为什么抱住小久的时候还会露出那种……那种满是犹豫的样子?

而且不只是爆豪……

眼睛的余光掠到梅雨身上,即使有面纱的掩饰,丽日都可以清楚地感知到那层布料之下的嘲讽之意。

其实她一早就发现了,只要事关龙族,梅雨就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厌恶的神情。

她本来以为同样是承载百年孤寂的两个种族,关系理应不错才对。

看来是她想岔了。


上鸣领着其余人过来汇合,被刚才那一幕震慑到的他脸上尚且带着惊异,结果现在又马上看到了昏迷的绿谷。

绿谷左肩上的血窟窿已经止血,但伤口的惨状着实让人担忧,上鸣急道:“勇者他的伤怎样?!”
“暂时控制住了,但三线幽灵的余毒还没有清理干净,得快点离开这里。”

说到这,丽日握紧扫帚,不安道:“可我现在都没发现传送阵……”

“或许并不需要传送。”轰焦冻不着痕迹地扫过正抱着绿谷的爆豪,继而把视线放到突然出现在沙漠中的巨蝎巢穴上,“这沙漠底下,应该还有东西。”

仿佛是为了印证轰焦冻的猜测,地动山摇般的震颤忽然而至,众人脚下的黄沙像海水一样一层一层地往外波动,很快便淹没了三线幽灵的尸体。

尘烟滚滚,沙土倾泻,摇摇晃晃的视野里缓缓升起一座古城,隐约还能听到里头传来的喧闹声。

切岛狠狠吐出嘴巴里的沙子,眯缝着眼睛,今天的冲击接二连三地震荡他的脑袋,他到现在还有些晕。从内甲里掏出地图,已经标明的路线并没有经过这么一个古怪的城池。

绿谷的伤势急需一个安稳的地方休息,眼下又没有充足的水和食物,切岛奇道:“这是逼我们进去啊。”

爆豪抖落披风上的沙土,抱起绿谷率先走向古城。

“喂!爆豪你先等等!”切岛想上前拉住爆豪,结果不经意地一抬眼,便愣住了。

紧闭的城门上挂着一樽牌匾,牌匾上两刀交叉,一长一短,但不见肃杀之意,反倒给人安心的感觉。

冥冥之中,切岛有种预感,这两把刀已经守护了这座城池许多年。他站在原地,从腰间拔出了笔直的长刀,又从内甲里勾出弯曲的短刃,学着牌匾的样子交叉,往上一比——

别无二致。

“狂战士的武器……”喃喃了几句,切岛面色一凝,也朝城门走去。

“你们不要那么莽撞啊!”饭田无奈叹道,提起剑跟上了切岛。

在这时,紧闭的城门毫无预兆地打开,城内车水马龙,络绎不绝,一个与外界沙漠全然不同的景象陡然出现,怪异至极。

一群衣袂飘飘的异域人穿行而过,面带笑容向九人迎来。而城内来往的人群齐齐停下手头的活计,他们目露惊喜,看向终于洞开的城门。

为首的异域人踱步到爆豪面前,将右手放置左胸处,微微躬身,“各位冒险者,我们已恭候……”

“别废话。”爆豪调整了一下双臂的角度,把绿谷抱得更稳当些。他皱着眉憋了几秒,硬是将本该委婉的请求说得蛮横无比,“给我救他。”

被打断的那人也不恼,初步观察绿谷的伤势后,他伸出双手说:“中毒不深,请交给我吧。”

爆豪没动。

他笑了,收回手道:“请跟我来。”

爆豪这才冷着脸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一直紧随男人其后的众多少女趁其离去之际围到上鸣等人身边,一连串的问题叽叽喳喳地炸开了。

“你们几个是怎么打败那些臭蝎子的?”

“为什么这么久才来啊?”

“哇噢精灵人类龙族!那人鱼姬呢?”

“人鱼姬哪能上岸?!欸,沙漠之外真的有书上说的那种超大的水池吗?”

“别把客人吓到了!”唯一一个带有耳饰的女孩不好意思地抿起唇,“她们就是太好奇了些,请不要介意。”

上鸣摆摆手,表示这没什么,耳郎从上鸣身后探出头,问:“你们……一直生活这座城里吗?”

少女们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掰扯手指数道:“我在这里,母亲在这里,祖母在这里,曾祖母也在这里……好多好多年。”

“人类不是都有父亲的吗?“梅雨抬手感受城内浓郁的水元素,对于少女只字不提的父系血亲颇有疑惑。

“我们的父亲都死了。在那些三线幽灵的肚子里……”那个耳带饰品的女孩神色黯淡,不过很快又明亮起来,“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杀死蝎子,让我们离开这片沙漠。所以各位尊敬的冒险者啊,”

女孩们学着男人的动作,虔诚地将右手放到左胸前,躬身。

阳光撒在几位少女的脸上,落下蝶翼般的幻影,她们此刻姣好的面容显得不甚真切,刚才嬉笑打闹的神情也全然消失。

“宽广的平原,纵横的沟壑,茂密的丛林,无尽的大海……这黄沙外的一切,都是你们带来的,请允许我代表所有人致以最真诚的谢意。”

无数代人困居于狭小的沙漠中心,无数代开拓者身陨巨蝎足下,这座被诅咒的沙漠古城早已被时间抛弃,同样也遗忘了外界的样子。

少女们将上鸣等人引入城内,道道目光——从圆顶阁楼小窗口,一楼店铺的杂物间,街道的这头到那头,纷纷向他们聚集。随即整条长街爆发出热烈的欢呼与哭泣,好像一座城镇就这么轻易地活了过来。

如此盛大的瞩目拘得上鸣等人手足无措,他们对视了几眼,却又彼此从各自眼中读出同样的意思——

不管怎样,真是太好了。


切岛挠了挠脸颊,终于反应过来他还有一件事没做,他朝领头的少女问道:“那个……你们城门上的那两把刀是……?”

女孩睁大双眼,浑身上下像是脱胎换骨般油然一变,那藏不住的骄傲和敬仰令她一下子明丽了许多,连说话的语调都忍不住上扬起来:“那是第一狂战士,我们城主大人的佩刀!”

“当年就是城主大人以一己之力斩杀过半三线幽灵,城内的所有人才得以存活。直到现在,那些臭蝎子还是不敢靠近城主大人的武器!”

“城主大人就是刚刚带爆豪和小久走的男人吗?”丽日问。

“不是哦。”少女摇摇头,“城主大人早在我没出生的时候就过世了,你们说的那个男人是城主大人最好的朋友,这么多年来,他都一直待在这里,未曾离去。”


“什么都没问就跟过来,这一代龙族的戒备心意外的低啊。”男人领着爆豪绿谷两人来到一间房内,对爆豪打趣道。

爆豪冷笑:“我还不至于对付不了你。”

“是吗?”绿谷被男人安置在一张床上。男人挽起绿谷的衣袖,看到他手腕上那道繁复的龙纹时,笑道:“还差一笔啊?你是想收他做仆人还是……伴侣?”

爆豪周身气势猛然一变,金色的火苗忽地燃起,将男人团团包围。

“你一个人类为什么能看懂龙纹?!”

“果然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男人嘀咕着,笑意加深。

银白色的龙鳞爬上男人的侧颈,他瞥了一眼爆豪,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绿谷,玩味道:“谁跟你说我是人类啊?”

短暂的静谧后是两道截然不同的龙威轰然相撞,窗户的玻璃被高压震碎,变成点点粉尘在空气中闪光。

爆豪阴沉着脸,龙化的特征再度出现,正当他准备出击时,男人却打了个哈欠,迫人的威势陡然消散了。

“仆人还是伴侣?看来你还没想好。”他转过身开始为绿谷解毒,懒洋洋的声音毫无阻碍地飘到爆豪耳边,“趁早决定吧,不然哪天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真的死了,你不得像我一样后悔一辈子?”

爆豪愣住。

TBC.

对着大纲算了算,照我现在的进度完结可能真的很难……(废话太多了我也很绝望。

云海这篇先停一下,我要写个短篇换一下脑子orz

评论(15)
热度(106)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边的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