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迈入高三,长长长长长弧。





全职︱MHA胜→出⃖⃖⃖⃗⃖←轰

【胜出】云海之上12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ooc预警!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这一次的传送阵与前两次相比来得极为不同。

它出现在第二天的旭日东升之时,以昨夜篝火燃烧的位置为阵眼,范围遍布了整个城镇。

城里的男男女女弯下身描摹着地上的纹路,泪眼朦胧。他们望向不远处的九人,谢意几乎可以凝成实质。




“这个传送阵我看不懂……”丽日骑着扫把飘在空中,试图定位下一个传送地点。可她已经来来回回绕着整座城池飞了五六圈,却连在脑海中勾勒出法阵的雏形都做不到,这不免令她有些沮丧。

“复杂到这种程度的叠加型阵法怎么会被轻易破解?小魔女你可不要太贪心噢。”晚宴上未曾露面的银龙突然出现,他对切岛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过来。

“叠……叠加型?”

“啊。”银龙敲了敲脑袋,“我都给忘了这都是些老古董才会用的土方子……总之这个阵法会把我们区分传送,毕竟要冒险的只有宝藏的候选人而已。”

“区分传送?那小切岛怎么办?”梅雨问。

“我的地图已经消失了,就在我决定离开的那天。”切岛摊了摊手,一捧焦黑的灰烬洒落到地上,“我想你们的地图应该也有变化吧?”

正如切岛所言,剩余八人的地图仿佛被唤醒般亮起了一小块,刚好占据图纸的九分之一。不算微弱的光芒沿着路线静静流淌,让他们的表情都变得有点微妙。

“……它这是在暗示什么吗?”上鸣抹了把额角的汗。

“你们将并肩作战,一同前行,最后于云海之上接受考验,抉择出宝藏唯一的主人……我们九人在圣火祭坛会合那天,有个声音是这么说的。”绿谷皱起眉,抬眼却对上了爆豪的目光,显然对方一直在看着他。他不自在地把眼睛别开,继续道:“我们只能有一人开启宝藏,但如果按它说的话,我本来以为选拔会在最后才进行。”

“所以淘汰早就已经开始了。”银龙眯起眼,笑着提醒:“无论是什么方式,只要中途有人退出,地图就会被点亮。”

“——在半路不幸身死,也被视为退出。”

“欸?!!!”

“冒险过程中死掉不是很正常吗?”银龙对众人的反应很是不解,他往城外的沙漠指了指,“很多冒险团队就是因为三线幽灵全军覆没的。”

他顿了顿,“但天无绝人之路,通过沙漠的方法有三种——”

“第一,斩杀三线幽灵皇,解救城镇。这个一次性的过关方法已经被你们用完啦。”

“第二——”银龙拉长语调,抿起的笑容变得有些危险,“团队中的一人斩杀其余地图候选者。虽然凶残了点,但以前的确有人这么做过,而且成功了。”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尤其是队伍里如果有一位实力极强脾气还不好的成员,那就要更加小心。”银龙把手放在嘴边,压低声音挤眉弄眼道。

众人十分默契地看向爆豪。

“都他妈看着我干嘛?!!老子对杀人没兴趣!!!喂!你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吧?!”

大家不禁笑出声,刚才过于可怕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银龙无视了爆豪的怒骂,清了清嗓子:“第三——,找……”

“找到沙漠的地下暗河。”

银龙对梅雨吹了个口哨,“没错!”

“沙漠下怎么会有暗河?”耳郎问道。

“把整条河道封锁在黄沙下以供这座古城需要,我想也只有宝藏干得出来。”梅雨抬手,水球很轻易地凝聚成型,“作为沙漠里的城镇,这里的水元素实在浓郁得太过分了,我也是一时好奇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银龙接着解释:“除了那些把伙伴团灭的极端分子,所有离开沙漠的人都是因为找到了这条暗河——三线幽灵的巢穴就是通往暗河的入口。”

“那个一直喷蝎子的石窟?!谁会进去啊?!”上鸣的脸很明显地扭曲了一下,“…………好吧要是走投无路进去也不是不可能……”

“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没人能攻略这片大陆最大的奇迹。”切岛抱臂叹息,“你们可要加油啊!连我的份一起!”

“切岛你也是!如果没成为最强的狂战士我们可饶不了你!”



传送阵耀眼的蓝光冲破天空,把整座城镇包围。夺目的蓝光下,银龙看着并肩而立的爆豪和绿谷,微微一笑:“我们还会见面的。”

“哈?”
“欸?”
爆豪和绿谷对视。

切岛扛起双刀,带着城里的居民朝八人招手道:“那就,再见了!”


狂风阵起,黄沙飞扬,蓝色光幕从东南西北向中间聚拢,这座城镇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于沙漠中扎根,最终同样以不惊动任何人的方式悄然退场。





一声闷响,盛满水的花瓶摔成粉碎,染湿了地毯和脚边无暇的白袍。

“圣女大人?”身穿修女服的侍者轻声询问。

“我没事。你先去做祷告吧,我稍后就来。”金发少女盯着破碎的花瓶,没有动身。

侍者故意板起脸:“您可不能再偷溜了。”

少女摇了摇侍者的衣袖,将颈上的十字架交给对方:“这样总行了吧?渡我这一次一定会听话的♡”

“你啊……”侍者无奈一笑,躬身行礼后先一步离开了房间。

“咔嗒。”房门合拢,门外声音渐远。

安静的房间中忽然响起少女的啜泣。轻微的颤栗先是从指尖开始,然后逐渐蔓延到全身。

眼泪大滴大滴地从满是红晕的脸上划过,少女捂着嘴慢慢蹲了下来。

“出久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渡我好想你……”






“呕!”空间传送带来的剧烈颠簸让绿谷忍不住干呕了几声,他平复着呼吸,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却又被身边的人一个大力拉进怀里。

“唔!爆豪?”

爆豪把绿谷的脑袋摁在自己肩上,带着他一步一步后退。察觉到怀里人想要转头的冲动,他低吼道:“别动!”

刺鼻的铁锈味混合着黏腻的空气逐渐飘散,苍蝇嗡嗡飞舞,和地上跑过鼠虫聚集到一摊液体前。

昏暗的光线不足以照亮小巷的一切,可爆豪清楚地知道,他们面前扭着几具死状凄惨的尸体。

天是灰的,墙上黏着血垢,苔藓青得发黑,地上散乱着生锈的铁棍和匕首,爆豪扫视周围,抱着绿谷的手紧了紧。

再怎么迟钝的人都该发现这里的不对劲,可绿谷看不见身后的惨状,前方又被爆豪挡住了,只能低声问:“这是哪里?轰殿下和丽日他们不在吗?”

“不知道!嘶!”

柔弱无骨的冰凉攀上爆豪的小腿,激得爆豪下意识地想要来个后踹,但他硬是扼住了自己的动作。


——他身后躺着一个女人。


女人身上盖着一块满是污迹的破布,两条腿光溜溜地裸露在外面。她揪住爆豪的披风不给对方离开,眯眼痴痴地呢喃:“两位别走啊……只用五十个铜币……”

见爆豪黑着脸不说话,女人转而去拉扯绿谷的裤子,结果指尖刚凑上去就碰到了滚烫的高温,吓得她一阵大叫。

龙炎的赤色在墙面上一闪而逝,如此大的动静让绿谷根本无法继续安然待在爆豪怀里。他用力挣开爆豪的钳制,看清眼前的女人后便愣住了。

“我他妈都说了让你别动!”爆豪捏着绿谷的下巴把他的脸掰回来,面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拽紧绿谷的手腕大步往前走,要不是还没搞清楚这里的情况,他巴不得带着绿谷直接飞出这个鬼地方。

受惊的女人拿出藏在破布底下的黑面包,刚想嚼几口就意外地撞上绿谷回头看她的视线。她没有躲闪,反而又
弯出那种迷离的笑,嘴里哼起了不成调的歌:

「你说流离之人啊,追逐爱的影子……」


离开漆黑的小巷,四周马上变得亮堂起来,可爆豪的心情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因为夹杂在乌烟瘴气下和破落板房之间的,是众多让人反胃的目光。

“哟,两个生面孔。”一个佝偻着背的刀疤男把玩小刀,眼神阴鸷地盯着两人格格不入的穿着,怪笑出声:“「那边」的人吧?”他领着一群同样手拿刀具棍棒的家伙围上爆豪和绿谷,这架势怎么看都不能算友善。

“人类,你们想死吗?”

“大家听听!他叫我们什么?——人类!”刀疤男惊异地上下打量爆豪,不住称奇:“「那边」的高贵血统对我们也这么有礼貌的吗?可我分明记得你们以前总说我们是——”

“又脏又臭的畜生!!!”周围的人哈哈大笑,提起武器就朝两人扑来。

“疯子。”手中的龙炎开始呼啸,绿谷却在这时握住了爆豪的手。

高温迅速冷却,爆豪皱起眉等着身边人的回应。

“龙炎太显眼了,我们会被更多人缠上的。”绿谷扫过隐藏在角落里的一双双眼睛,低声对爆豪说:“跟我来。”

匕首闪过寒芒,绿谷从人群的包围中撕出一道裂口,带着爆豪往外突围。

爆豪“啧”了一声,长臂一伸把前方的绿谷捞回来扛在肩上:“慢死了!去哪?”

“欸?!就、绕过西南角的三条巷子,左转后有一栋小楼,去那里!”

赤色的披风像流焰般飞舞,龙族顶尖的身体素质在此刻显露无遗。爆豪轻松甩掉身后叫嚣的混混,不过片刻就来到绿谷所说的那栋楼下。

绿谷从爆豪肩上跳了下来,飞身到门前手指弯曲——三声轻两声重,敲响了房门。

“吱呀——”门被打开了,他拉上爆豪往里面走,看也不看便朝开门的人丢去三枚金币:“一间房,两套衣服,封口费。”

“四楼右手边最后一间。”接过金币的人呼吸一阵急促,马上为绿谷置办东西。

将熄未熄的煤油灯,潮湿的木地板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劣质的酒精味和一阵没来由的腐臭混杂,爆豪一声不吭地将楼内景象尽收眼底,跟着绿谷来到四楼的房间。

衣服很快便送到了,绿谷接过,转身扒拉下爆豪的披风,套麻袋一样为爆豪穿起衣服:“传送阵把我们全部分散了,这里鱼龙混杂,我们的装扮太突兀,你先忍忍。”

粗糙的布料紧贴皮肤,硌得爆豪心里一阵膈应。可绿谷却驾轻就熟地换上满是污迹的衣物,光裸的上半身毫无防备地对着爆豪。

爆豪在一旁盯着绿谷身上交错的疤痕,终是出手止住了对方从进房后就没停过的动作:“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吗?”

“DEKU。”






“轰殿下,我们得先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安置下来。”饭田和轰焦冻行走在衣着鲜艳的人潮间,精致的小马车一辆一辆地从他们身边驶过。

“你对这里为什么这么熟悉?”轰忍不住询问。

“这里啊……”




相距甚远的南北两端,两道声音奇异地重合——

绿谷注视着爆豪,低头理了理对方凌乱的衣领。

“这里是流离之地。我的故乡。”

TBC.

这个部分可能会写得比较久,希望你们看得下我的废话…
还有就是期末了,我大概要消失一段时间orz

评论(13)
热度(96)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边的菓子 | Powered by LOFTER